东海首富方大同。

当年老头救了他一命。

这欠条,是方大同死皮赖脸求着老头儿收下的。

这是方大同这么多年都引以为傲的得意之作。

可以成为方家的立身根基。

但是对于楚歌来说,不过是无数欠条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张而已。

看了看灯光亮了整晚的房间,楚歌眼神之中闪烁心疼。

“记得喝汤。”

强调一句之后。

楚歌转身出门。

街边早餐店,豆浆油条。

楚歌很随意。

老板也很随意。

这一带谁都知道楚歌的身份背景。

谁也没有将楚歌当回事儿。

“老样子?”

老板看到楚歌,随意一笑:“又被老婆撵出来了?爷们儿,这样可是不行,婆姨不听话,得揍。”

虽然楚歌是豪门赘婿,但是在这方面,老板还是很有优越感的,说这话的时候胖脸上都是得意。

同款圆脸的老板娘白了自己男人一眼,没有吭声,在外面永远要给男人留面子,回去再收拾这老家伙。

“我可舍不得。”

楚歌一笑,开口说道。

“老婆,是用来疼的。”

“小伙子,大家这么熟了,我才说这话的,你也别生气,别介意啊,年轻人,总归是不能吃软饭,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的,有了事业,说话才有底气,才不会受气。要不然,时间一长,人就废了。”

楚歌一笑,说道:“我当然有自己的事业,强大而神秘,我给你说,今天,我约了东海首富过来谈事情,很很厉害吧。”

楚歌神秘兮兮的样子,让老板无语。

还东海首富呢。

这小子……

无语的摇头。

懒得和楚歌两个多说。

路边摊的其他顾客听到,都是露出了不屑笑容,这吹牛,好歹也要符合点实际啊,真是够夸张的。

而就在此刻,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在路边停下,车牌五个8。

这种顶级豪车,出现在这样的路边摊,的确玄幻。

场面沉默,人人震撼。

联想楚歌之前所说,他们心中升腾起来荒谬绝伦的感觉,难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楚先生。”

车门打开,一个中年老者出现,气度不凡,气场强大,让人不敢轻视。

他下车,在路边摊搜寻,看到楚歌,顿时眼前一亮,露出兴奋无比的神色,快步走到楚歌身边,弯腰鞠躬,开口说道。

“这个你拿着。”

楚歌慢条斯理的喝豆浆,完全不管弯腰鞠躬的老人。

看到楚歌拿出的东西。

方大同脸色一变,直接扑通一声跪下了。

“楚先生,老朽若犯错,甘愿受罚,您千万不要如此。”

纵横商场,傲立于东海巅峰,方大同什么风浪没有见过。

但是,此刻,他诚惶诚恐,担心的好像是一个考差了被老师家访的学生。

开什么玩笑。

这是找的托儿吧?

在路边摊搞这么一出,有意思么?

现在还是早上,人很少,稀稀拉拉。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觉得荒谬不信。

有人拿出手机,想要拍照发朋友圈。

但是,很快就有面无表情的西装男上前阻止。

虽然震撼,却无法传播,仅限于早餐店上下。

“责罚?”

楚歌似笑非笑。

“李家逼迫,用业务订单要挟,要让我老婆到酒店详谈。”

这话说出口。

方大同额头冷汗狂飙。

吓得直接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李家。

李世豪……

这该死的混账,竟然招惹到欠条之主的身上,找死!!!

“楚先生,我知道怎么做,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方大同诚惶诚恐,开口说道。

谁能想到,东海首富,在一个路边摊喝豆浆吃油条的年轻人面前,吓得快要掉了魂儿。

“这欠条……”

楚歌开口。

方大同瞬间慌张。

磕头求饶:“求您务必收下!”

楚歌笑了笑,说道:“那好。”

两个字,很简单。

对于方大同来说,显然是意义非凡,听到楚歌说出这句话,他彻底的松了口气,整个人都好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老板,豆浆很不错,我很喜欢。”

楚歌看着已经被吓傻了的店老板,开口说道。

“您看,这……我……我之前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

之前自己还在楚歌的面前指点江山,得意无比。

谁曾想,人家是超级大佬,这下,可就尴尬了,老板不是奸商,老实人一个,此刻在楚歌的而面前诚惶诚恐,手足无措。

“老板,这一年,吃了你不少豆浆油条,占了您不少便宜,免了不少单,我记你这份情,这世上,好人有好报啊。”

叶玄拍了拍老板的肩膀,也不管一脸懵逼的老板,直接离开。

这边,方大同松了口气,有些颤抖着挣扎着从地上起身。

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身上已经被冷汗给彻底的打湿了。

不过,幸好,欠条还在啊。

只要欠条还在。

他就还欠楚歌的人情,他们之间就还有关系,没有断了联系,这才是方家长治久安的关键所在。

李家!

他目光阴沉,欺负到老子的大佬头上,找死!

“十分钟之内,我要知道最近李家的所有动向,尤其是李世豪这王八蛋最近对谁下手。”

楚歌离开,方大同枭雄本色展现,风云变色。

而后,直接上车离开。

不过,倒是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留下,走到已经彻底懵逼的老板面前,态度分外恭敬:“老板,您这豆浆很不错啊,有没有兴趣接受一点投资,做大做强啊,我们先期投入个一千万,您看可以么?”

哐当。

手中的豆浆盆儿直接坠落在地上。

老板彻底的傻眼了。

一千万的投资。

做大做强?

自己,是在做梦吧?

难道,真的说是好人有好报?

这边,陈家别墅。

“终于修改好了,这份方案已经足够了。”

工作许久,陈雅竹终于是松了口气,看着大概罗列出来的方案雏形,露出满意笑容来。

虽然只是雏形,但李凌也是商场老手,自然能够看出其中价值。

陈雅竹有足够的自信这其中的价值足够李凌放弃成见,不会支持李世豪的任性举动。

长长出了口气,陈雅竹满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她喜欢这种挑战,喜欢客服困难时候的喜悦。

“竟然没有感到半点疲倦,难道,这汤,这么神奇?而且,小腹暖洋洋的,无比的舒坦,好像,隐患全好了。”

陈雅竹痛经,遍寻明医都是束手无策,都快要成为绝症,每次发作,都生不如死,一时间满脑子的不可思议,嘴角,不由勾勒出来一丝笑容。

突然无比渴望去看看楚歌。

过去一看,楚歌房间却空空如也,想了想,拨打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不知道哪里去放荡了。”

陈雅竹皱眉,有些失望的说道。

而后,她有些奇怪的说:“昨天一晚,我直接忘记了君临酒店的事情,李世豪竟然也没有电话催促,着实古怪。”

想了想,陈雅竹直接拨通电话:“给我查一下李世豪那边有什么动静。”

很快,得到了反馈。

今日古武姜家年满八十的老爷子姜道源忘年恋修成正果,老树开花,迎娶年仅21岁的乖巧女友,李世豪作为李家代表,前往恭贺,意图拉拢。

江道源号称遮天一手,在东海名气很大,是有名的古武大师。

不过陈雅竹对此并不相信,觉得不过是江湖骗术罢了。

不过这样也好,算是给自己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

避开李世豪,能更好的做事。

出门,有些期待的朝着路边的豆浆摊看了过去。

不过让陈雅竹有些失望。

并未看到楚歌的身影。

想了想,走过去,直接对着店老板说道:“老板,这钱给你。”

店老板还沉浸在一千万犹如白送一样的投资带来的震撼之中。

听到陈雅竹的话,顿时回过神来。

看着陈雅竹掏出来差不多两千块钱,顿时摆手,说道:“不要了,不要了,够了,真够了。”

陈雅竹有些懵逼。

“这是帮我丈夫给的钱,他这一年,没少在这里麻烦您,您小本生意,不能让您吃亏。”

陈雅竹说完,直接塞到了老板手中。

然后开车走人。

今天,都是什么事儿啊。

“当家的,那女的好眼熟啊……我想起来了,那是一年前,喝醉酒了,被几个流氓尾随,你状着胆子过去救人,虽然人救下了,人家根本不记得你了,后来我们的早点摊被连着掀翻了好几次……”

女人脸上满是喜悦,对着自己的男人开口说道。

猛地一拍额头。

总算是想起来。

“原来,这就是好人有好报……臭老娘们儿,你不是埋怨老子是傻逼么,脑子缺根筋,看看,什么叫好人有好报。”

男人彻底的扬眉吐气了,无比嘚瑟的开口说道。

女人有些尴尬,白了自己男人一眼,没回嘴,倒是不甘心的搜了搜之前的车牌,然后忍不住尖叫起来。

“咋了?烫到手了?你这老娘们儿,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还想着扬眉吐气,翻身做主的男人瞬间慌了,冲上去,抓住女人的手,开口。

“干啥,放手,还是大白天呢……你看这个人……不是之前给那个年轻人下跪的老头么……他……他叫方大同……是东海的首富。”

“首……首富……那让首富下跪,还求着给欠条的人……我他么的竟然嘲笑这样的家伙是小白脸,吃软饭的?”

两个平凡普通了一辈子的人相对无言,震撼莫名。

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