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来到晚上。

白石原起身打开灯,昏暗的光线被一扫而空。

看了看窗外,白石原突然想起一件事。

“啊,对了,外面还晒了衣服,我去收衣服。”

遥犹豫地想着开口。

一起去收衣服是个缓解关系的好机会。

但小浅川先她一步喊道,“我也一起。”

她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再开口。

只能略微不甘地看着两人一齐起身。

白石原出去前还不忘吩咐一句“写试卷”。

然后看都没看她一眼走了出去。

遥沉默着翻开第一张试卷,提笔写了起来。

但写的全是“白石君大笨蛋”。

丝毫不顾试卷上原有的内容,胡乱重复写着一句话。

直到整面试卷全部被写满了。

但遥还觉得不解气,在第二张试卷上继续写了起来。

看样子,根本不打算考虑白石原回来后的事情了。

没一会,白石原和小浅川抱着大堆衣服回来。

因为屋子的阳光基本被两边的大楼给挡住了,要晒东西的话,只能抱到巷子外面认识的阿婆家院子。

借阿婆的院子来晒衣服或者被子。

这样麻烦了点,但也没办法。

虽然有烘干机,可大家还是更喜欢晾晒后的太阳气息。

尤其是在冬天,难得见到好天气,对太阳的渴望更甚。

白石原将衣服一件件叠好分类。

哪些是优菜的,哪些是他的,哪些是小浅川的,哪些是遥的...

这都是优菜早上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晒的。

他突然看到几件样式各异的胸罩。

外衣倒是好认,但这玩意,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大小或者经常见,应该不好辨认吧。

他先看向小浅川,小浅川摇摇头,示意不是自己的。

也对。

白石原点点头,小浅川的衣服,从内到外,都是他买的。

就算不是特别熟悉,也应该眼熟才对。

这几件很陌生,很明显不是。

而且...

白石原瞄了瞄小浅川的胸前,又撑开手上的胸罩隔空比了比。

嗯...虽然不小,但和这几件比起来,差了一点,这几件明显大了一号。

那就只可能是遥或者优菜的了。

她俩倒是规模不小。

真要比起来谁大谁小...嗯,没上过手也没仔细看过比不起来啊。

以往也没太注意,只觉得差不多,都是比较宏伟的那种。

白石原回头看了看遥。

她正在试卷上奋笔疾书,一副很努力的样子。

而且又是这种尴尬事,他可不想以后再多出一个格外关注的点。

就像昨天老是瞄人家的嘴唇一样。

所以他只是悄悄扫了两眼几乎是托在桌上的存在,然后隔空和手上的胸罩比了比。

看起来差不多。

就这样吧。

要是出了问题,她们两个女孩子之间也好解决。

他将几件胸罩叠好扔到遥的衣服一堆里,继续弄完剩下的。

等他和小浅川刚叠完这堆衣服,优菜就回来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衣服都收拾完了。”

“啊,麻烦原君了,剩下的我来吧。”

优菜刚放下手中的包,就赶过来拎走装着不同衣服的衣篓,依次送到大家的房间。

等她弄好这一切,又赶去厨房。

“原君还没吃吧,马上就弄好,稍等一会。”

“没事,不用那么急的,刚回来先休息一会也好。”

可优菜依旧自顾自地在忙活。

这时白石原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祥木。

估计是合同弄好了。

接起电话,嗯嗯了两句,白石原就挂断了电话。

合同弄好了,晚上就能签。

正好晚上也没事,吃完饭就去把这事解决了。

能利用空闲的时间去赚点数和钱,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白石原还存了另一个心思。

要是在补习班碰到那种家里有钱又合适的女孩,干脆挖墙角,将她拉到自己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