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跑!”

龙灵在后面大声嚷嚷。

林业不理它,他看到下方有一片树林,于是飞了下去。

“树林?”

龙灵见状,脑中闪现出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当初他就是在那片树林中,被眼前的家伙斩掉龙爪,戳瞎龙眼。

“上一次你只不过是侥幸!这一次你不可能得逞!”

龙灵胸有成竹,何况这一次它有风妖精协助,就算林业想用大雾来迷惑他,也没用!

不过,林业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在树林里停留了一下,又飞出树林。

龙灵感觉有些不对经,它猜测林业可能在树林里藏着后手!比如穿过树林时,将某只灵兽放了出来。

但龙灵仔细感应后,并没有发现灵兽的气息。

“难道真的只是虚晃一枪?”龙灵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不管了,继续追!

林业见状摇了摇头。

一跑一追,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时辰犹豫,双方翻阅崇山峻岭,跨过湖泊大泽,龙灵仍旧没有死心!

而且一个时辰而已,它还能继续飞!

大黑这边也是精力旺盛,表示还能飞十年!

“行,以后给我飞个十年,不准停!”林业拍了拍马脑袋。

“我只是随口说说。”大黑有些委屈。

“不能吹牛明白吗!爱吹牛都是坏孩子!”林业说道。

大黑愣了一下,“吹牛是什么意思?是指对着大黄吹气吗?”

林业捂着脸,“就是说大话的意思。”

“明白了!”大黑点点头,“以后我说话声音小一点!”

不是……

谁来教一教这匹马的语言理解?

林业感觉自己无意间,又发现一个需要纠错的地方。

大金的嘴炮,大黑的理解能力……

必须改!

“一个时辰了,也差不多了吧。”

林业看了看天色,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正是屠龙的好时机!

“走,调头回去!”

林业拍拍马屁,示意大黑在不被龙灵察觉的情况下,一点点偏转逃跑方向,返回刚刚那片树林!

为此,大黑特地兜了一个大圈。

“你个孬种,有种别跑!”

龙灵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继续追了上来。

另一头,赤雕这边,这家伙找了个一棵树休息,实在是不知道该往哪飞,于是就在原地等候龙灵,回头一起回去。

“龙灵好歹也是千年灵兽,应该不会出事。”

赤雕望了一眼晴空,“嗯,天气不错!”

……

没多久,林业回到了刚刚那片树林!当然,是从另外一个角度!

“咦,这地方……”

龙灵望着下方的树林,愣了一小会儿,“难道我又绕回来了?”

毕竟它在树林中吃过瘪,因此对森林地貌十分铭记在心。

“难道这里真的有陷阱?”龙灵愣了一下,他看了眼林业和大黑,仔细观察周围。

“你多虑了吧?”风妖精说道。

“确实。”龙灵仔细观察地形之后,同意这个说法。

现场的的确确没有任何陷阱,它没有感受到有埋伏存在!

“那个修士可能只是想利用你的疑心脱困!”风妖精说道。

龙灵恍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眼前林业的所作所为就说得通了!

先是假装钻入森林,给它一种对方在里面布置了后手的感觉,然后带着它绕了一圈,又回到这里。

其实若真的有危险的话,它作为一只受过重伤的灵兽,不可能感知不到。

就算它没刚知道,背后的风妖精总不能毫不察觉吧?

想到这里,龙灵的内心放宽了一些,追赶林业速度再上一层楼。

然而,没等它飞出十里,周围天地昏暗了一下,下一秒,龙灵便感受到身体上一热,整条龙断成了前后两节!

“为……”

龙灵的视线开始涣散。

莫名其妙的攻击,来的实在突然,毫无征兆!

而在它身上的风妖精,也在那一瞬间,化作虚无!

轰隆~

前后两节龙躯坠落在地,龙灵奄奄一息。

林业骑着大黑飞了下来,一同过来的,还有大金。

龙灵看着那条金灿灿的大鱼,再看了看林业,“你……怎么做到的?”

它现在,只想死个明白。

林业想了想,“这涉及到光的折射,这么和你说吧,只要在天空中造一面特殊的镜子,就能将方圆千里的阳光汇聚在一个点上!”

“这个点的温度,非常之高,你的身体,就是被这一个点的超高温烧穿了!”

“我将其称之为……天罚!”

龙灵直愣愣地看着林业,看样子,它还是没办法理解林业说的这些东西。

“下辈子投胎去一个名叫地球的地方,好好学一学物理你就明白了!”

说着,林业上前,掏出千纹灵剑,了解龙灵的性命。

至此,这条千年灵兽遁入轮回。

“呼~”

林业松了口气,他收起龙灵的尸体准备解刨一下上面的宝贝,然后回过头,望向天星宫方向。

“还有一只!”

林业骑上大黑,去找赤雕。

他不想被任何人或者灵兽,惦记着!

回到刚刚的战场,林业发现赤雕落在一棵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盹。

“这么惬意?”

林业眉头一挑,这家伙是不是有点飘了?

林业骑着大黑上前,来到赤雕面前,大吼一声,“死!”

赤雕惊醒,看到面前的林业、大黑以及大金,吓的咔的一声,半昏厥过去,掉到了地上。

没多久,赤雕从地上挣扎起身,它看向林业,满脸惊恐。

“你怎么不飞啊?”大金好奇地问道。

“这里太低了,不好飞。”赤雕老老实实的回答。

“噗,辣鸡!”

赤雕眼睛一红,“你才是鸡!你全家都是鸡!”

看样子,鸡这个称谓,对于赤雕而言,侮辱性极大!

“不好意思,我是鱼!”大金自豪摇头晃脑。

林业看着赤雕,“我说,你要不要跟我走?”

“别啊,这家伙笨笨的,主人你收了它肯定也会变笨的!”大金连忙反对。

僧多肉少的道理,它还是明白的。

赤雕愣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眼天星宫。

回去的话,它或许可以当一只护宗灵兽,毕竟龙灵看样子已经死了,风妖精也挂掉了,天星宫能拿得出来的灵兽就它一只。

但是……

眼前可是大成境界的灵兽培养师!

每个大州都有天星宫这种级别的万年宗门,但并不是说每个大州都有大成级别的灵兽培养师!

“我我我……”

“你敢答应我弄死你!”大金恶狠狠地瞪了赤雕一眼,既然改变不了林业的想法,那就让赤雕知难而退!

“我同意!”赤雕毫无节操的卖掉了故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