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声呵斥道。

“唐春仁你要不要脸?我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别在这儿装什么活菩萨!你那三言两语骗骗那个小寡妇可以,还想骗我?”

“她前夫欠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用你在这往脸上贴金充好人?还七级浮屠,你少在这侮辱神佛了!”

“你癞蛤蟆插鸡毛掸子,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一听数落下来,周围的人看热闹似的蔑笑出声。

唐春仁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好歹也是个老板了,这么大庭广众的落面子,太过分了!

他愤怒的瞪了柔氏一眼。

“我敬你是个妇人,何况我是一家之主,你少在这儿给我指手画脚!”

唐初瑶刚刚默不作声缓了片刻,本想平复一下情绪再说话,奈何这火根本压不下去。

她越想越觉得恼怒不已,便上前挡在了唐春仁跟前,将柔氏护得周全。

“爹,现在看来,为了我们铺子能更好更长久的经营下去,你最好还是把店铺的地契交出来,否则再这样下去,恐怕……呵。”

“地契?”

原本唐春仁还有些硬气。

可在唐初瑶说完这话后,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躲闪起来。

他心虚的不敢对视,说话也有些支支吾吾的。

“怎么突然要地契,地契……地契让我给放起来了。”

见他这副模样,唐初瑶眼角微闪,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劲。

肯定出事了

“你放在哪了?快拿出来!我现在就要看。”

闻言,唐春仁微微蹙着眉,扭捏了半天,这才不清不楚的嘟囔道。

“那个,咳,哎呀地契被你春梅姨借走了,她暂时抵押给了另一家赌馆,等到时候把欠款还清了就把地契还回来了。”

“什么?!”

听了唐春仁的话,柔氏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她只感觉一股血气直冲脑门,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没有意识了。

“娘!”

见此,唐初瑶惊呼一声,赶忙扶住柔氏的肩膀。

随后让她坐靠在椅子上,以免在磕碰着。

她担忧的看着柔氏,语气有些急切。

“娘您醒醒,娘?”

可任她怎么唤,柔氏也紧紧闭着眼睛,没有一点回应。

唐春仁拧着眉,有些担忧的向前挪了一步。

“孩她娘……”

见柔氏依旧没有反应,他纵横的眼睑莫名的有些湿润。

“春梅她跟我说了,钱不差多少了,她一定能很快就还上,再把地契还给我们的,真的,她跟我保证了。”

听唐春仁还在耳边喋喋不休的解释,唐初瑶直接摆摆手站起身来打断了他的话。

“好啊,既然你说她能还上,那你现在就把她叫过来,让她与我对峙。”

“这可不是口头就能保证的,我要她与我立下字据,白纸黑字为证。”

一听这话,唐春仁心中松了口气。

初瑶既然肯让刘春梅来对质,这事就问题不大。

唐春仁一边想着,一边招招手喊来了做活儿的伙计。

“你去把这两天新来店里干活儿的那个女人喊过来。”

小伙计迟疑片刻,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您说的是,春梅姐?”

唐春仁点了点头。

“嗯,就是她。”

小伙计的神情更加疑惑了。

“她已经好几天没来店里做活了,老爷您不知道?而且她住的房子也易主了,我还以为是您不让她在这儿干了,把她赶走了呢。”

一听这话,唐春仁眼皮猛地一跳。

他暗呼一声糟糕,赶忙来到账台后面。

这里有一个他藏银票的小抽屉,他赶忙一把拉开查看。

果不其然,里面空空如也。

唐春仁脸色一僵,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怎么会这样?”

唐初瑶不知他在后面鼓捣什么,只觉得不对劲。

不一会,就见唐春仁慢慢站起身来,神色有些难看。

他一只手拿着空空如也的小匣子,十分懊悔的一拍脑袋。

“哎!我真是老糊涂了!那刘春梅就是个骗子,她把我藏在这里的银票全都顺走了。”

听到这话,唐初瑶眉梢一挑,锐利的眸子更是犀利了几分。

偷窃,逃跑,这两点的确在她的意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这刘春梅的胃口这么大,竟然偷了东西逃跑了。

那她现在就有理由去报官了。

这么想着,唐初瑶不动声色的转过身往门外走去。

她低着头思索着如何写罪状,不料迎面却撞上了一人。

她吃痛的捂着额头,抬起头来刚要发作。

可在看清那人的样貌之后,话却全都堵到了嘴边。

楚天宸目光颇有责怪的看着眼前的人,轻轻替她揉着撞痛的头。

“怎么这样不小心?走路都不看路,幸亏是撞到我了,下次要是撞到树上怎么办?”

既然楚天宸来了,那她还报什么官啊?多此一举。

想到这,唐初瑶也顾不得撞痛的额角。

她拉着楚天宸坐下来,赶忙开口说道。

“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正好有事儿要找你帮忙。你听我细细给你道来,前些日子我们这儿不是来了个小寡妇吗?姓刘……”

唐初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捡重点说了说。

楚天宸反应也快,很快便明白了唐初瑶的意思。

“你是说这人现在跑了,你是想把她和被她偷走的东西找回来,对吧?”

唐初瑶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眸光灿若星光的朝着楚天宸眨巴着。

楚天宸宠溺勾嘴,思索片刻,随后打了个响指。

只见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暗卫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楚天宸小声吩咐他几句什么,那人便离开了。

唐初瑶有些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能行吗?”

楚天宸漫不经心的倒了杯茶,安慰道。

“放心吧,很快就有消息了。”

事情交待了下去,几人便只得焦急的在大堂等着

约莫过了近两柱香的时间,那个被派出去的暗卫终于回来了。

“人找到了?”

“找到了。”

楚天宸眼也没抬,嘴角冷肆一勾。

“在哪?”

那暗卫抱拳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回道。

“回主子,找到了,就在郊外的一处客栈,与她同行的还有一名男子。”

“经属下打探,那人是她情夫,他二人正商量着要离开此处,远走高飞。”

此时,郊外客栈外,招揽顾客的帆子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刘春梅手中捏着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了对面男人的碗中。

“快吃吧,吃完我们就离开这儿,去过新的生活。”

那男人像是一辈子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似的。

一边死命的往嘴里扒着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唔好,春梅,你也别光给我夹菜了,你自己也快吃啊。”

刘春梅目不转睛的瞧着他,温柔和喜悦就快要从眼中溢出来。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细心又仔细的替那男子抹去嘴角的油渍。

那男子怔愣片刻,随后傻兮兮的乐出声来。

就在这时,一队人马从大门走了进来。

“没想到二位跑的倒挺快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刘春梅浑身一僵,瞳孔骤然放大。

她不敢置信的慢慢扭过头看去。

只见唐初瑶背着手,笑咪咪慢悠悠地晃了进来。

似乎是觉察到气氛不对,原本还悠闲坐在大堂的客人们纷纷有眼力劲儿的离开了。

刘春梅四下瞧了一眼,却发现那些人几乎全部挡在门口。

她紧紧抿着嘴唇,悄悄扯了扯情夫的袖子,使了个眼神。

她站起身来,佯装不解的质问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尾随我?跟踪我?你有什么目的?”

唐初瑶冷笑一声,声音如洞穿人心得魔音。

还真是头一次见这样恶人先告状的。

还没等她开口,柔氏也走了进来,直接接过了话茬。

“呵,好一个伶牙俐齿啊。你偷了我的东西,我自然来找你追要。”

“还没让你交出来,你还敢恶人先告状,你当真是好厚的脸皮。”

见对方人马众多,刘春梅也不再说废话迂回。

“一般一般,愧不敢当。”

话音未落,她朝情夫使了个眼色。

二人合力,猛的一同掀翻了饭桌。

菜盘酒盅也被掀飞,朝唐初瑶那边砸去。

唐初瑶面色一沉,护着柔氏第一时间后撤。

趁这个间隙,刘春梅拉着情夫直冲大门,一路狂奔。

可还没等他们跑出去多远,就被身后疾驰而来的绳索困了个结实。

“跑?再跑啊。”

刘春梅和那男子背对背靠着,两人被绑在了一处。

她抬着头,恶狠狠的瞪着唐初瑶和柔氏,冷笑道。

“哼,人多欺负人少,你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单挑啊!”

听到这话,唐初瑶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她懒得和刘春梅废话拖延时间,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在我家面前晃悠那么久,把我家搅和的昏天地暗的,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我劝你最好说清楚。”

唐初瑶走过来,伸出一只手搭在她情夫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

“你最好老实交代,也免得你这情夫再受什么皮肉之苦。”

那男子惊恐的看了唐初瑶一眼,随后扭过头来拼命的冲刘春梅摇着头。

他哪里经历过这事,话都被吓得说不利索了。

“救,救我……春梅。”

刘春梅的神色也紧张起来,她死死的盯着唐初瑶,威胁道。

“滥用私刑可是犯法的!我看你敢不敢胡来,你信不信我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