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无良剑仙 >   第六十六章

在这强大的威压之下那几个修为在省玄境四级的打手只感觉如同大山压顶一般,浑身僵硬冷汗直冒,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而为首的那一个天香楼掌柜记八晓但是在这样的威压之下,瘫软在地满脸大汗,完全没有之前的那一种嚣张与跋扈。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白袍羽衣新冠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的俊俏少年,从天一火锅店里缓缓的走了出来。

萧雅看到来人连忙欠身行礼。

其他的听一火锅店员也似乎知道了男人的身份,连忙十分恭敬的站在了两旁。

楚天一含笑走了过来,缓缓地来到了那一群人的面前。

“听说你想要吞并我的天一火锅,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楚天一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到来人记八晓脸色变得非常的复杂,他在两个手下的搀扶下缓缓的站了起来,但是眼神却是多出几分惧色。

“你是什么人,我的小舅子是吏部尚书,得罪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我奉劝你还是赶快离开。”记八晓咬着牙恐吓到。

楚天一眉头一挑眼神却变得戏谑起来。

“吏部尚书,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大官很原来只是一个五品芝麻官,看把你能的,有本事你把他叫来,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可以让他跪下来叫爷爷,至于你嘛,今天是断只手呢还是断只脚呢?” 楚天一看着自己的手掌,微微一笑说道。

记八晓脸色狂变,连忙示意自己的手下。

而那一群汉子也是得到了命令,缓缓地朝楚天一走了过来。

楚天一轻笑一声,手掌微微抬起,然后以一个七色火莲就浮现在了掌中,七色火焰缓缓地旋转妖异的颜色照亮了天空。

“本座赐你们万火焚身而死。”

说完这句话火莲瞬间爆发,无数的火焰朝着那一群人就喷射了过去,那一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火焰清远了身子,然后便是凄厉的惨叫在整条街道上响起。

有些修为的那几个人还勉强用玄气抵抗住了异火的焚烧,但没有修为的那些人火焰移上升,直接如同浇了汽油的柴木,燃烧的更加凶猛。

而那些有修为的人虽然抵抗住了一时半会儿,但火焰的强度远远超过他们所能够触及,所以没过一会儿防御就被突破,然后便是更加凄厉的惨嚎。

看着眼前七八个挣扎的火人楚天一眼睛都没眨一下,倒是对面的记八晓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他没想到在黄泉的街道上居然有人敢这么和他硬碰硬,而且手段狠辣就连他都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寒。

十几息后那七八个伙人完全化为了一堆一堆的灰尘,在微风的吹拂下,到处都是。

一幕直接让街道上的行人脸色狂变,黄晨当街杀人那可是重罪,但对于那些身份地位颇高的人来说,屁事没有。

眼前这位白衣少年看上去英俊不凡,没有丝毫的杀气,但这动起手来确实果断很辣,肯定也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所以没人敢上前来充当那个出头鸟。

楚天一看着彻底瘫坐在地上的记八晓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感情,缓缓地朝着他漫步走去。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我的小舅子可是吏部尚书,感动我,信不信他把你满门抄斩。”记八晓吓得腿脚酸软,裤裆那本居然流出了不知名的液体,但嘴上却还是放着狠话。

楚天一并没有在意只是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安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许久之后记八晓爬到了墙角,已经再无退路之时楚天一缓缓的停了下来,口中说出了三个字。

“去死吧!”

然后一团火焰从手掌之上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在了记八晓身上。

紧接着就是一阵的鬼哭狼嚎,可谓是闻着胆寒,见者心颤。

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顷刻之间就化成了一堆灰烬,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恐怖,哪怕是走在街道上的一些修士都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并不是他们不想管此事,是对方给他们的感觉是那种深不可测,根本琢磨不透,如果贸然出手恐怕给自己带来不小的祸端,再说了这个天香酒楼的老板听闻也是一个人品极差的货色,平时霸道惯了,遇到了硬茬儿,自然也就只有这样的结果。

看着那化为灰烬的记八晓楚天一忽然有些感叹,在这样一个没有法度的社会杀人还真是挺简单的,而且看这架势,似乎皇城的禁卫军也不会出来管这样的事情,那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接下来便要着手吞并这个天香酒楼,既然前一任主人那么的无耻下流,那么还不如交给自己来操作。

心里想着楚天一对着天一火锅店的众人挥挥手说道:“从今天开始天香酒楼就是天一火锅的分店,快去准备接手工作吧。”

说完这话楚天一转身回到了天一火锅之前所处的包厢之中。

袁冰妍看着自己的小男人回来,脸上挂起了淡淡的微笑。

“这一次恐怕要惹怒吏部尚书,传闻那个家伙是一个阴险的小人,如果他以这件事情到人皇陛下面前参你的本事情可能会闹得更大。”袁冰妍说道。

楚天一缓缓地坐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那么今天晚上就把他给做了,顺便再把他的财产搜刮一空,这是个好主意。”

袁冰妍忽然笑了,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小男人会有这样的想法,还真是令人感到惊讶,不过他并没有想要出言反对,吏部尚书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好人,经常干那种贪污受贿,欺压百姓的事儿,朝廷中很多人都想除掉这个家伙。

就连袁冰妍的父亲,国师袁天罡都想把这家伙给铲除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吏部尚书虽然官职五品但听说也是一个三才境的高手,以夫君现在的实力恐怕有些难度。”袁冰妍道。

楚天一摆了摆手道:“这种小事还轮不到我亲自出手。”

说着他直接心念一动,然后在他的身旁,一个挺拔的身影顿时浮现。

“亚索参见主人。”

来人正是剑豪亚索,此时此刻他已经是处于三才境大圆满,而且有了电刀的辅助杀伤距离更加巨大,配合上他的御风剑术,简直就是刺杀的一个好手。

“亚索,给你一个时辰去把吏部尚书的人头带回来,顺便把所有的宝贝钱财也收集过来。”

楚天一说着从手中拿出一个储物戒丢给了亚索。

亚索接过储物戒,然后熟悉了操作之后变隐身退。

全程袁冰妍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对于自己这个小男人的背景和实力他还是很清楚,八卦境的大高手在他面前都得恭恭敬敬叫师傅,而三才境大圆满的两个护卫更是对他奉若神明。只可惜自己对他了解的并不多。

“老婆,你说这个吏部尚书家里能够收刮到多少的宝贝,我记得城南有一个难民窟,等会儿把那些钱才拿去救急难民吧。”楚天一敲着桌子说道。

袁冰妍点了点头,显然对于这样的做法非常的赞同。

“妾身听说那些难民窟里面有许多都是修士,只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没办法进入学院就读,夫君如果救急难民窟所以着重关照那一些修士。”袁冰妍道。

楚天一点点头,对于这样的做法非常的满意,毕竟他也要为自己发展一些势力,毕竟自己的三个大公司现在正缺人手。

一个时辰之后亚索端着一个锦盒出现在了楚天一的面前。

“主人已经取得吏部尚书首级,而且将他一家老小全部铲除,没有被皇城禁卫军发现,这是从他密室中搜出来的全部财富。”

亚索将储物戒递一给了楚天一,然后身影一闪再次消失。

楚天一看着锦盒还有手中的戒指嘴上勾勒起一摸冷笑。

“老婆,走,咱们去城南。”

袁冰妍点头,然后跟着楚天一就走出了天一火锅。

这一次楚大嫂没有选择低调,而是召唤出了坦克300,就这么悠悠哉哉的驾驶着战车朝南城而去。

皇城虽然繁荣,但是也分着一级和二级,一级自然是以皇城为中心第一圈,而二级则是皇城外围,这里的面积广阔,但大多没有内部繁华。

城南的难民窟就是其中一个相对于贫困且多灾多病的地方。

一路上楚天一看到了许多以乞讨为生的人,这些人中有大人,孩子,甚至还有老人,样子格外的凄苦。

虽然楚天一是以纨绔大少的身份出现,嗯,看到这样的凄惨景象,也不由觉得心中一痛,确实这不是人能够生活的地方。

来到了难民窟的中心他看到一间间用树木搭起的帐篷,但捧的周围都是一些看上去十分瘦弱的老幼病残,而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在城内给人干苦力,晚上才会回来。

楚天一把自己着华丽无比的战车停了下来,看着那些生活穷困潦倒的人们心中十分的过意不去。

“乡亲们,我带来一些钱财,给你们改善改善。”

楚天一朝着四面八方大喊,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而这些人大多也都是老幼,在听到他的话之后缓缓地集中了过来。

“这位少爷,不知道您是哪家的公子,我们这些穷人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你还是回去吧。”此时此刻,一位老伯缓缓地走上前来,对着楚天一说道。

楚天一连忙上前去搀扶着这位老人,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看不起或者是蔑视。

“老伯,我并不是哪家的公子,我只是皇家第三学院的一个学生,你们在这难民窟日子挺难的我这里有些多余的钱财,希望能够帮助你们改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