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鲲龙航空董事长办公室内,现任董事长云尚脸色铁青地注视着不远处悠闲自得的韩起。

“你知道这次消息泄露影响多大吗?”云尚声音低沉地吼道。

即便是面对鲲龙航空的主人,韩起显得还是极为从容,他甚至还笑了一下:“天下哪有密不透风的墙,有些消息泄露出去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看来你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名声啊?”云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在极力压住自己随时要暴走的心绪:“怀疑是谁吗?”

韩起很是无所谓地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略微回忆了下:“当时我临时申请进行本场飞行,飞行部总经理是知道的,安排本场的飞标也应该是知道的,还有出计划的调度室,对了,还有呼兰机场塔台也知道,跟我配合的那个教员也知道。哎哟,这么一算,知道那次本场飞行的人还是挺多的。”

跟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云尚不同,韩起自始至终都是面含笑意,看起来根本就没把他本场飞行还原超低空拉平失败的消息泄露的事情放在心上。

“这个不用你说,我已经让人查了。”云尚冷哼道。

韩起轻松自在地甚至还拿了些桌子上的水果吃起来:“查出来什么东西没?”

“那天你是临时要加一场本场飞行的,所以并没有走正常流程,其实知道的人并不算很多,查起来难度不大。”云尚死死地盯着韩起:“不过查这些人的同时我还查了消息泄露的源头所在。这条消息在短短几天内就几乎传遍整个民航圈,那肯定就是有人刻意推动的,只要有人刻意在推,那就好查。”

韩起剥桔子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就恢复正常:“还有幕后黑手不成?这我倒是好奇了。”

“我也很好奇啊!可我查下来的结果就非常有趣了。”

“哦?”韩起抬了抬眼皮,缓缓地盯上云尚:“董事长,说说吧,正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不过董事长,有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有些事还想确定了之后再说出来为好。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可收不回来了。”

韩起明显是话中有话,已经在气极边缘的云尚生生将到嘴边的质问给咽了回去。

“韩起,你是咱们鲲龙航空的人,首先要考虑的是鲲龙的利益,你要明白这一点!”云尚也不再说消息源头的事情了,反而开始“提醒”韩起。

【看书福利】抽现金点币!

韩起脸上笑意更甚:“那是自然的。”

望着始终笑吟吟的韩起,云尚更是烦躁得很,顺口就说道:“你知道就好,再有下次,那一定饶不了你。”

此言一出,韩起的笑容瞬间就收敛起来。他将手中的桔子丢回桌子上,起身走到云尚办公桌前,与云尚在近处对视。

面对突如其来的韩起,云尚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只是出于上位者的脸面,他并未打算服软道歉,而是强撑着喝道:“你想干什么?”

终于韩起的脸色再是浮现出一抹笑意,只是这抹笑意看上去令人脊背发凉。

韩起伸出一根手指,慢条斯理道:“第一,对我有恩的是你的父亲云霑不是你。”

说完,再伸出一根手指:“第二,这些年我给鲲龙带来的利益是当年你父亲给予我的千万倍,我不欠鲲龙什么。”

最后,竖起第三根手指:“还有,你以后最好掂量一下跟我说话的态度,你似乎没资格和我这般说话。”

韩起天然身上就带有一股子上位者的气息,即便鲲龙航空真正的话事人是云尚,可在韩起面前,气势终归是弱了一头。

“韩起你”云尚年轻气盛,从父亲云霑手里接过鲲龙航空之后,在民航界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

可面对韩起,云尚尽管要气炸了,可是依旧强忍着怒火没有发作。

他脸憋得通红,鼻息极为粗重,只是冷冷道:“是我刚才鲁莽了,你不要介意。”

虽然说的是道歉的话,可语气却非道歉的语气。

韩起直视着额头青筋暴起的云尚,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虎父犬子,真是可惜了。”

说完,韩起再无跟云尚说话的兴致,直接是扬长而去,对这个鲲龙航空的董事长视若无睹。

等到韩起离去,早就怒火中烧的云尚仰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他很想将桌子的物件尽数打砸,以宣泄他胸中的怒火,可他知道如果这点儿情绪都控制不住,怎么能做大事?

稍许过后,云尚微微缓过来了,一屁股坐在座椅上,心头上还是烦躁不已。

他虽然是鲲龙航空的董事长,而韩起至少名义上还是属于鲲龙航空的,可韩起根本就不把他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二人相争,往往却是他这个董事长最后服软,简直就是要多憋闷就有多憋闷。

之前韩起说对他有恩的是其父亲云霑,这话倒是实话。

韩起在副驾驶期间默默无名,在他转机长期间,恰逢鲲龙集团投了一大笔钱在x10项目上。后来x10原型机试飞出了事故,投资的钱全部打水漂了,鲲龙集团直接资金链断裂,只能靠不断变卖资产苟延残喘。最后鲲龙集团卖得只剩下了一个鲲龙航空,而这最后剩下的产业也是岌岌可危。

就是在这么一个环境下,韩起在鲲龙航空聘了机长。在他转了机长之后,鲲龙航空由于财务吃紧,疯狂削减支出,其中一大举措就是降工资。

在韩起转机长的起初一段时间里,他的工资甚至还不如他在资深副驾驶阶段的工作,可见工资降幅何等之大。

最为关键的是,鲲龙航空已然是风雨飘摇,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鲲龙航空就没了。这对急需用钱的韩起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心理负担。

为何当时韩起急用钱?因为他的母亲当时重病,花钱如流水,而且别看钱花得多,治疗效果却不佳。母亲重病同样给予了韩起非常巨大的压力。

工作和亲人双重压力压在韩起肩头,几乎让韩起喘不过来气。或许真是由于压力过大,当时的韩起精神状态出现了些许问题。

一个精神状态出了问题的机长在鲲龙航空当时环境下基本就是等着解聘了,这样公司还能剩下一笔机长薪酬。

不过,当时的鲲龙航空的董事长云霑,也就是云尚的父亲,不知怎么的,或许真是良心发现,竟然没有解聘韩起的机长,而是提前预支了韩起三个月的平均工资,同时给他放了三个月的假。

就是靠着这笔钱还有三个月的假期,韩起陪着他的母亲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虽然最后他的母亲还是没有能救回来,可韩起始终将云霑的恩德牢记在心。

当时的韩起已经处于精神即将崩溃的地步,然而云霑却在公司如此吃紧的情况下,给予了韩起宝贵的休息时间,甚至还提前预支工资,这才民航圈子里是相当少见的。

正是依靠这三个月,韩起走出了人生的最低谷,之后便是传奇开启的大幕。

由于感念云霑的恩德,即便后面韩起飞黄腾达,有无数橄榄枝伸过来,给予的条件也是难以想像的高,可韩起始终都是留在鲲龙航空。

鲲龙航空能给予韩起唯一的留恋就是云霑,可前些年,云霑已然是撒手人寰,那韩起对鲲龙航空的执着就没那么深了。

所以,就算韩起再怎么刺头,可好歹还是给鲲龙航空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便云尚再如何不爽,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然,韩起一气之下,出走鲲龙航空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果然韩起还是跟徐清不同啊!”云尚叹息道。

清源集团就是徐清的,两者就是绑定的,他再怎么也不会离开清源。可韩起在鲲龙航空没有一点儿股份,如果韩起想要走,根本就没什么制约性。

其实,要是韩起愿意,云尚十分乐意给韩起分鲲龙航空的股份,只是韩起对此根本没什么兴趣。

在韩起离开后不久,办公室又进来一个飞行员,四道杠的。

云尚一见有外人进来,稍微收敛一下心绪。来人正是不久后就要去西南区检查星游航的鲲龙航空检查员盛师龙。

“董事长,你叫我?”盛师龙恭恭敬敬地站在云尚办公桌对面。

云尚淡淡道:“星游航空那边关于这次跨区检查的人员名单已经送过来,我要你特别注意一个人。”

“跨区检查?”盛师龙一愣,他原本还奇怪董事长特意喊他过来所为何事呢,可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跨区检查的事情。

跨区检查这类完全是飞行部的事宜咋就让董事长操心了。

“对的,跨区检查。”云尚不断地敲击着桌面:“在星游航空送过的检查人员名单中有一个徐显的人,你给我特别照顾一下。”

云尚在“特别照顾”四个字上咬得非常重要,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了。

“徐显?星游6333危险品泄露事件的那个徐显?”现在徐显在圈子里也有些名声了,即便是在数千里之外的东北区,依旧有不少人知道徐显的名字。

“怎么?有问题?”云尚一皱眉,看起来盛师龙好像有些为难的样子。

只能说云尚的感觉还是挺准的,盛师龙确实有些纠结。要是对普通飞行员耍耍小手段,那还没什么心理负担,而且危险系数也不大。可徐显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要是徐显自己在检查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自然是顺势让其不通过。不过,让他故意给徐显找茬,这就有点儿在作死的边缘上疯狂试探了。

如果自己一不小心没把握好度量,把徐显给惹毛了,人家直接告上局方,那事情就比较麻烦了。现在徐显刚处置完危险品泄露事件,风头一时无两,自己乱搞容易撞枪口上啊。

“董事长,徐显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主啊,要是出问题了,我咋办啊?”即便盛师龙知道对于董事长吩咐的事情,大概率还是不要说什么有的没的,直接答应就行。可董事长交代的事情已经有可能影响到他的飞行生涯了,他还是需要说清楚的。

盛师龙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不求在行政职务上还有什么大的突破了,就想保着自己的飞行职务而已。然而,乱动徐显,是有可能让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保不住的。

云尚没想到盛师龙这么忌惮徐显,颇有些恼怒:“一个小小的副驾驶而已,你怕什么?他不就是最近蹦跶得厉害吗?也不看看你后面站着的是谁!”

鲲龙航空所有人后面都站着韩起,所以他们才能一直趾高气扬。

盛师龙怯怯道:“董事长,最近不是在传韩起教员还原徐显的那个超低空拉平失败了吗?”

“所以才要你赶紧把那小子的势头给我掐住了,不明白吗?”云尚咬牙切齿道。这群飞行员除了开飞机,脑子就跟生锈了似的,他都把话说这么明白,还是不懂。

现在徐显风头正劲,已经有些不可控制了。要是再这么发展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成为继徐清和韩起之后的第三个民航标杆?

鲲龙航空要继续吃韩起的红利,那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鲲龙航空能今天这般景象,你能拿远高于其他公司同级别的酬劳的原因在哪里,你应该知道。我给你派发的任务不仅仅是为了鲲龙,也是为了你自己饭碗。”或许是为了坚定盛师龙的决心,云尚补充道:“放心,有公司给你撑着,出不了什么大事。反正你这次找个理由给我把徐显给挂了,知道了吗?”

只要这次能把徐显给挂了,那经过鲲龙航空公关部的一通宣传,一定能浇灭,至少遏制住现在徐显的势头。

在云尚眼里,民航市场有一个清源集团就已经足够了,再多一个分一杯羹的,那会让他很不爽。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得到了云尚保证的盛师龙心里一下子就有底了,有鲲龙航空给他作保,那危险系数确实直线下滑。而且云尚说的也不无道理。在别的航空公司也有盛师龙的朋友,跟他同一级别的教员,工资却比他少了将近三分之一,这是非常夸张的。

之所以鲲龙航空的待遇这么好,还不是依靠着接近垄断的优势,而这优势的来源就是来自于韩起。韩起不倒,鲲龙航空就能一直这般繁荣。

不过,现在由于徐显的出现,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迹象要威胁到韩起的存在。而且,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韩起还原徐显超低空拉平失败的消息无疑是对韩起声望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如果徐显崛起,那么最大可能就是要踩着韩起上位。

韩起是鲲龙航空的图腾,所以韩起不能有任何闪失。

在鲲龙航空已经很多年的盛师龙其实知道鲲龙航空在盛世之下其实掩藏着诸多问题,只是依靠着韩起,很多问题没有爆发而已。要是没了韩起,那鲲龙航空将会走向不可遏制的衰落。

或许真的像是云尚说的那样,就算是为了他自己,也需要敲打敲打一下徐显。

想明白这些事情后,盛师龙便是立下保证:“董事长,我明白了,肯定完成任务。”

这下云尚才稍稍露出笑容:“你这事办得好,最近空出来的浑河基地总经理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没想到还有这等奖励的盛师龙顿时大喜:“谢谢董事长。”

“你也别急着谢我,还是回去准备吧。”云尚挥挥手,示意盛师龙可以离开了。

盛师龙会意,极为恭谨地退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等到盛师龙离开后,办公室里除了云尚再无一人,偌大的董事长办公室显得空空荡荡的。

云尚冷冷笑道:“天眼杂志年度人物,超低空拉平真机模拟?你们要捧的人,我偏偏就要将他狠狠地摔下去。”

云尚其实不认识徐显,甚至二人从未见过面。可是光是利益之争,就足以让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生出莫大的仇恨。

“那么接下来”云尚的目光投向了办公桌角落上放着的一个u盘,这是不久前一个叫李承宇的记者给他的,声称有可以扳倒徐清的重要资料。

云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给秘书室打了一个电话:“联系一下,下午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