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晕死过去的艾萨克,苏铭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挠了挠头,尴尬的对里奇说道:

“我也没寻思他那么不抗揍……跟个小玻璃人一样……”

“没事的苏道友,这不怪你,是他自己太过冲动,让他吃点苦头也好长长记性,学会谦卑!”

里奇阻止了要发火的薇莉娅,对苏铭说到。

“给他把这个吃了,免得死了再让我家小铭惹上麻烦……”

易红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几人身边,随手丢下一枚散发着白光的丹药,开口对里奇说到。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咸蛋!”

薇莉娅看着那枚白光流转的精美丹药,用自己那不怎么标准的询问到。

“咸蛋?还松花蛋呢~这是大名鼎鼎的……哥,这丹药叫啥名字?”

苏铭被薇莉娅的散装普通话得逗乐啦,指着已经被里奇捏在手里的丹药说着,结果尴尬的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丹药叫什么,于是连忙询问易红鸢。

“低阶丹药—复还丹,不入品的小玩意~”

易红鸢淡淡的说到。

易红鸢说话的同时,里奇已经将复还丹塞进了艾萨克的嘴里,艾萨克因为昏死,丹药并无法下咽。

“给我根木棒!”

里奇伸手对身旁的薇莉娅说到。

“哦,好的。”

薇莉娅点头答应,随后摊开洁白的双手,手掌散发出绿色的光芒,一株小树苗从绿光中显现,里奇拿过小树苗,将上边的杂枝掰干净,变成了一根小木棍,随后他一捏艾萨克的嘴,拿着小木棍就往艾萨克嘴里捅……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丹药下去了,艾萨克也给捅醒了……

“你们……给我…吃的什么?我嗓子疼…”

艾萨克有气无力的说着,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咽喉。

“Oh my god!”

“艾萨克!你的手能动啦!不亏是咸蛋!太神奇啦!”

薇莉娅震惊的看着艾萨克说到。

“唉?我的手真能动啦!身上也不疼啦!这个仙丹太神奇啦!”

艾萨克感受到了身体的情况,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仙丹太神奇啦!不过……如果不剌嗓子的话就更完美了!”

艾萨克用手捂着咽喉,对众人说着,只是他没看到,他身边的里奇若无其事的将自己脚下一根带着血的小木棍踢到了远处……

………

中午,里奇热情的邀请苏铭三人一起共进午餐,他请客。

餐桌上,苏铭看着正在努力用筷子去夹花生米的里奇,开口说道:“小里啊,你们觉醒者这样是不行滴~完全不经打呀~”

“是的,大多数元素型异能者的身体强度都不高,所以我们一般是团队作战,这样才能提高生存能力。”

里奇放弃去夹花生米,放下筷子对苏铭说到。

“元素型觉醒者?莫不是这觉醒者还分类型?”

易红鸢好奇的问到。

“是的,异能者是分类型的,比如我,能力是精神干涉,属于诡术型,艾萨克能力是火焰,属于元素型,薇莉娅的能力是控制植物、加速植物生长,属于生活型,另外还有守护型、潜杀型、强攻型等等…”

里奇详细的给易红鸢等人讲述了关于异能者的分类、能力、觉醒前的征兆。

“原来如此。”

易红鸢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国外的异能者有了一定的了解。

“请问易道友,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里奇对易红鸢询说到。

“易道友?哈哈~哎呀~好多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呢~”

听到里奇称自己为易道友,易红鸢开心的笑了起来,在场的众人看着易红鸢,都被他的笑容感染,心情竟然都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薇莉娅看着拥有让人如沐春风笑容的易红鸢,心里有了亿些想法,她娇笑着,用柔媚勾人的声音对易红鸢说道:“帅~哥~能不能……”

“不能,谢谢!”

易红鸢还不等薇莉娅说完就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薇莉娅: “…………”

“苏道友,我想请问一下,您修炼的是什么?为何如此强力?当然,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话就算了。”

里奇对苏铭询问到。

“功法的话确实不方便透露,但是我可以把我的训练方式教给你们!让你们变得跟我一样强力!需要的话,就去岱宗市找我们吧,毕竟我们三个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苏铭对里奇说到,说完之后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当然!晚上我就去跟王局长商量!如果元素型觉醒者能拥有守护型觉醒者的抗击打能力的话,那可真是太棒啦!”

里奇激动的拍手说到,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知………

…………

时间到了晚上,里奇去了一趟王聚富的办公室,二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之后,里奇去了异调局的财务部,从海外的账户上划了一大笔钱交给了财务部……

…………

转天一早,苏铭三人乘坐飞机返回岱宗,当苏铭三人到了岱宗之后,易红鸢与墨云龙回了别墅,苏铭则是去了异调局,他一进异调局的大厅,只是往公告栏上看了一眼,顿时血压就蹭蹭的往上升!

“八千两百四十万?!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苏铭看着公告栏上朝着“亿”飞速增长的赏金,气得上窜下跳、大声咆哮。

自打苏铭进入异调局大厅以后,周围同事的目光就都一直盯着他……

“这就是人咋回事啊?怎么在大厅里大呼小叫的,没人管吗?”

一名刚加入的年轻男同事对身边的人小声问到。

“你难道没看公告栏上的悬赏令吗?我跟你说哈,此人姓苏叫苏铭,江湖喝号苏老魔!是咱们岱宗分局调查六组的同事,岱宗三阎王之一!”

另一名同事小声的回答着刚才的问题。

“那为啥我们异调局的公告栏里有自己同事的悬赏啊?”

年轻的同事疑惑的询问到。

“你是有所不知,这悬赏令是咱们局的女同事们发出的,这苏铭把咱们局新加入的女同事给得罪了一个遍,听说其中有几个是那种娶了之后能让你少奋斗几百年的千金大小姐!悬赏令就是她们联合发出的!”

年长的同事继续给年轻同事解释到……

“偶像啊!苏铭太厉害了!”

年轻同事崇拜的看着远处正在骂街的苏铭说到。

……………

调查六组的办公室里,苏铭一个人唉声叹气,心想这也不是个事儿啊,头上挂着巨额赏金,总是有点担心。

苏铭到不是担心自己的这群同事,毕竟他岱宗三阎王的错号也不是白叫的!他现在担心的就是内部人员“叛变”……比如…墨—云—龙……

“算啦!不想啦!老墨要是敢叛变,我就让君惜揍他!”

苏铭抓狂了半天,最后一拍桌子,恶狠狠的嘀咕到。

之后,苏铭决定还是先回别墅,他实在是让那些同事看的有点不舒服……

…………

苏铭回到别墅,此时易红鸢跟墨云龙已经在客厅了,另外,里奇、艾萨克、薇莉娅竟然也在!

“嗨~苏道友~”

里奇微笑着对苏铭挥了挥手。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啦?!”

苏铭惊讶的问到,他寻思里奇等人怎么都得两三天之后才能过来的,看来是他低估了里奇的热情。

“哥……我的悬赏令还挂着呢……你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苏铭对里奇点头示意,随后哭丧着脸对易红鸢哀嚎到。

“哦?多少钱啦?”

易红鸢还没说话,一旁的墨云龙先开口问了。

“已经八千……你问这个干嘛?!你是不是对我有歹意?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害我!”

苏铭下意识的回答着,不过紧接着就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对墨云龙质问到。

“那儿能啊,咱俩可是过命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伤害你?”

墨云龙信誓旦旦的对苏铭保证到。

“那你特么先把灵力收起来!还有,你靠的这么近想干嘛?!”

苏铭看着身上水墨灵力缓缓流转的墨云龙,连忙往后退了三步,指着他质问到。

“嘿嘿…不好意思…本能反应,别介意…”

墨云龙不好意思的对苏铭笑着说到。

“我信你个鬼哟!你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就敢跟君惜说你欺负我!”

苏铭没好气的白了墨云龙一眼,恶狠狠的说到。

墨云龙: “………”

…………

里奇三人自始至终都看的云里雾里,根本就没明白苏铭这是怎么了,但是刚刚墨云龙身上散发出的水墨灵力却让他们感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墨道友……刚刚的那股恐怖的能量……就是灵力吗?”

里奇严肃的对墨云龙询问到。

“嗯。”

墨云龙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时候就不在说话了。

“华国……恐怖如斯!”

里奇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感叹了一句。

“石头哥,你能不能帮忙跟分局长说一下,让他把悬赏令的事给压下去啊?”

苏铭表情讨好、语气谄媚的对易红鸢问到。

“我感觉这样挺好的,有助于异调局员工实力的提升~”

易红鸢淡淡的说到。

“石头哥!你不爱我啦!呜呜~”

苏铭听完易红鸢的话,哭的像一个两百多斤的孩子,哀嚎着跑过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