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之余,燕飞突然发现,自己的大飞悬停在空中,却没有被这些丧尸所注意到,奇怪的是,之前小飞还说过,自己的血族能力和尸族属于对立关系,彼此见面就是水火不容,为何这里的丧尸却不动于衷?

难道这里的丧尸和外面的丧尸真的有本质上的不同不成?这丧尸还分种族的?

“其实是这样的,虽然大飞看起来属于实体,但是其本质还是属于可见能量体,就像是火焰一样,在它们眼里,大飞不过就是空气中突然着起了火,或者对于它们来说根本没有这种概念,它们要针对的是作为血族的你而不是能量体。”

小飞这才幽幽解释道,燕飞听后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有这种事你倒是早说呀!

燕飞尝试控制大飞对一只丧尸进行攻击,但是强烈的冲击过后,这丧尸没两秒便从地上缓慢爬了起来,虽然胸口有些凹陷,但看上去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不得不说,这些家伙的身体强度真的可以。

又是几次冲击,这丧尸终于乖乖躺在地上不动,但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那么击杀效率未免也太低了,击杀一只丧尸都要几十秒,那这军械库里成百上千的丧尸,这得打到猴年马月去?

这血族之力,怎么感觉在某些时候跟伽利尔的雷电异能相比差了好远。

小飞说过,我的血族力量只学会了个皮毛,那么在她看来,真正的血族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

燕飞一边控制大飞对丧尸进行攻击,一边默默的沉思。

清理掉这条走廊的丧尸几乎花费了燕飞小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在一个丧尸身上残缺的衣服口袋里,燕飞找到了一张新的识别卡。

通过这张识别卡,燕飞成功打开了这第一扇门。

门后的世界果然就如同燕飞通过大飞的视野中看到的那样,但是当自己亲身体验,那种俯瞰的震撼感仍然不断的冲击着燕飞的大脑。

与其说这是一个窗户,不如说这里应该是一座瞭望台,下面的开阔场地堪比两个足球场加起来大小,就目光所及之处的丧尸都让燕飞想要望而却步,更别提从这个角度所看不到的,隐藏在黑暗深处为数更多的丧尸。

广场里一个角落的武器箱看起来不太对劲,远远望去有打开的痕迹,看来这应该就是伽利尔团队做的,但是并不清楚,这么多的丧尸究竟是伽利尔在搬运装备时不小心引进去的,还是本来就在这里,而伽利尔的团队是冒着死亡的风险从下面偷的装备。

如果是第二种,那么风险可就太大了,燕飞相比之下更相信第一种猜测。

透过窗户,燕飞远远的看见一只特别瘦弱的丧尸跪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上半身仿佛女孩哭泣一样规律得上下摆动,与此同时,那阵幽幽地呼号声也明显更近了一些。

是痛哭者没错!

燕飞皱了皱眉,用手轻轻敲了敲面前的这块玻璃,没办法,是防弹玻璃,不然在这个距离,燕飞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击将其毙命。

视线上移,在对面不远处的地方还有一座瞭望台,不过对面的瞭望台就像天台那样从墙壁突了出来,没有墙壁,只有一层围栏,远远望去,在那做瞭望台的房间里,好像还有不少器械,那应该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瞭望台,大概是操控间之类的,毕竟这片广场上放置了太多箱子,而旁边还设立着好些个机械臂,没理由不存在一个可以俯瞰全局的总控制所。

虽然从那里可以准确的狙击痛哭者,但是要怎么才能过去呢?

就在燕飞趴在窗户旁边思考对策时,不远处另一条通道的合金门竟然突然自己开启,就像是卡壳了一样停在一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呼哧呼哧地开开关关,在这宁静的军械库里发出异常响亮的回声。

燕飞血压急剧上升,立刻转身跑进门后的角落躲藏起来,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仿佛机械运转和沉重的脚步声夹杂在一起的奇怪声响,而且这声音,却逐渐越来越近。

轰!

就在门半开不开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金属钻头突然伸出了门口,旋转着直接将合金大门撑开,这钻头距离燕飞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感受着撕裂钢铁的吱呀声,他大气都不敢出。大门随即很快被撕扯报废,门后的竟然是一个高达三米,全身都覆盖着钢铁兵器的巨型机甲!

这机甲体型如同大象一样,吨位目测可达三吨以上,全身机体覆盖了大面积的金属装甲护板,左臂搭载重型机炮,机炮下挂的链条中,十多厘米长钢钉一般的大口径弹药伴随着机器人的动作轻轻碰撞摇摆,而右臂就是那大的夸张,目测将近一米长,尺余宽的超级钻头,这钻头就连一尺厚的合金大门都能轻松撕碎,更别说脆弱的人体了,燕飞站在这巨大机甲面前,宛如毫不起眼的侏儒。

“军工级战斗机器人?这个型号的好像是撕裂者?”燕飞努力将身体缩在角落,祈求不要被这样一只巨型杀器所发现,不过还好,机器人不过简单的看了看房间的大概情况,并没有发现燕飞的身影,随即前行撕裂另一扇合金大门,消失在黑暗之中。

战斗机器人消失了许久,燕飞这才面色涨红地大口喘着粗气。

刚刚真是同死亡擦肩而过,这玩意的战斗力燕飞可是见识过的,一台撕裂者机器人,可以轻松毁灭一只百人的高精尖武装编队,除非这支队伍配备了多个穿透火箭弹,不然这玩意简直就是战争大杀器!死亡毁灭者!

这座军械库竟然会有这种恐怖的东西,这是燕飞所没有想到的,但是更多的问题接踵而来,这种机器人需要驾驶员在机舱内部进行操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谁在操控着这样的机甲?

人类?丧尸?

看着被撕裂者掏出的大洞,燕飞后脑勺豆大的冷汗噼里啪啦地向下掉。

“唉……”

见这机甲走远,燕飞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脑海中不断怀疑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小飞,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稍微冷静下来,燕飞如是这班向小飞问道。

“就是那句,我的力量只不过是一点皮毛。”

小飞的表情像是在隐瞒什么,但是燕飞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它,表情既像是审讯,又似三分祈求,如果说一切的源头在于自己力量的不足,那么燕飞真的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终于,小飞叹了口气。

“燕飞,你知道吗,你目前体内对于两种力量的融合程度,不过堪堪百分之一罢了。”

“百分之一?”

燕飞谨慎的观察着周围,此处并不安全,一边询问着,一边小心的回到了最初的走廊。

至少在这里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

“你以为改造基因就这么简单?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同时融合了血族和丧尸基因的实验者全都死亡了吗?”小飞脸色阴沉,冷冷的说道。

“因为他们的身体情况根本无法承受融合这两种基因的力量,这两种基因对接产生的力量之疯狂,足已在一瞬间撕碎他们自身的基因序列,而你的确是个意外。”

燕飞找了个角落原地盘腿坐下,小飞以实体出现在燕飞面前,两人目光相接,这是两人在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灵魂碰撞。

“首先,你用的那根紫水晶本身就是纯度极高的实验体,和用于测试的那些样本本身就不在同一个质量等级,然后就是丧尸病毒和紫水晶在不同时间分别摄入身体,给了身体一个适应与缓冲的时间,最后,还有奇迹。”

“奇迹?”

燕飞不明白。

“……这玩意跟你也说不明白,反正你现在两种基因的融合程度只有百分之一而已,这虽然可以让你的身体得以逐渐接受两种力量的侵入,但同时也限制了两种力量的体现程度。也就是说,你的能力还处于完全没有开发的阶段,就像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但也可以什么都有。”

燕飞陷入沉思,反问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我的计划是先让你的身体适应一段时间,再逐步提升你的基因融合度,但如果你执意想要使自己的力量快速提升,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燕飞的目光突然变得火热,而小飞却显得异常犹豫。

“请一定要告诉我!”燕飞回答的相当果断,而小飞也并没有感到意外,目光游离了片刻,叹了口气。

“其他的实验体死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通过外界干涉可以极快提升基因融合度,但是过快的基因融合就像可乐里放进去一块曼妥思,不炸飞你都算轻的,虽然我们现在没有特殊器械可以帮助你提升基因融合度,但是我这边还有一个另外的方法。”

小飞最终还是无奈地说了出来。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一种特殊的法门,有点像小说里运行真气激活全身细胞以提升实力的那种,我更习惯把它叫做能量催化法。”

“通过运行你体内的血气能量作用于自身,可以激活基因序列因子的活性,从而达成快速融合基因的效果,只是,此过程会异常痛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基因暴走,让你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所以,你敢不敢承担这样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