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嘉齐最近的所作所为,便是铁了心要解除婚约。”楚亦寒伸手宠溺的在小女人鼻尖刮了下,淡淡说道。

苏歌一听眉头一皱:“为什么?他不是那么喜欢蓁蓁吗?这么快就厌倦了?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这么善变啊?”

“这不是厌倦,这是一种更深沉的爱。”楚亦寒沉凝了几秒之后才又补充了一句:“是成全。”

苏歌一时陷入沉默。

成全?

所以……霍嘉齐知道,蓁蓁心里装着其他人是么……

因为两人婚约慕家无法解除,所以他就故意做出那么多荒唐事,让霍老爷子提出解除婚约。

如此,霍老爷子非但没有怪罪蓁蓁,并且还补偿给了慕家三千万。

霍嘉齐如果是这个用心,那当真是爱得深沉。

“想明白了?现在还觉得男人善变么?”

看苏歌表情逐渐复杂,楚亦寒故意在她头顶揉了两下。

看他嘚瑟的,苏歌瞪了他一眼,随后道:“你和艾米的戏倒是演得怎么样了啊?”

男人看着他顿了几秒,缓缓开口:“艾米那里,我已经有了确凿的她背叛pe集团的证据。”

“真的吗?”

小女人瞬间在他怀里坐起身子,双手搂住他的腰肢:“已经有证据了?”

“嗯,我已经让凌风去准备东西了,准备好了他会送过来。”

苏歌一听,整个眼睛都亮了。

艾米还以为亦寒真的会喜欢她。

做了那么多缺德事还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哼,等着自食恶果吧。

翌日。

苏歌直接拿着凌风准备好的文件找到莫绍成,莫绍成看清里面明明白白的证据,整个脸色都变了。

“这个叛徒!”

他狠狠的将资料扔到桌上,马上就拿出手机连续给几人打了电话。

只能说,楚亦寒驾驭艾米的手段惊人。

艾米几乎是向他爆出了pe集团最核心的秘密。

这样的秘密直接导致,pe集团受到墨氏集团牵制,陷入重大危机,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事情有些严重,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苏歌看着莫绍成这副焦急的样子,关心的问了句。

“当然。”眼下这种情况,莫绍成哪里会错过苏歌这么好的一颗棋子,并且苏歌举报了艾米,他对苏歌更是绝对的信任。

“楚亦寒现在是信任你的,你现在立刻按我说的去做,务必将pe集团的损失,降到最低。”

“好。”

苏歌一口答应。

接着莫绍成就指定了一个方案,告诉苏歌接下来的操作。

并且将pe集团内部更多的秘密,完全告诉了苏歌。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商界发生巨大动荡。

风光了许多年的pe集团因涉嫌重大违法破产,负责人全部被抓获。

pe集团幕后的主使原本是潜逃了的,最终却在楚亦寒的协助下也抓捕了回来。

这次抓捕,楚亦寒立了大功。

楚亦寒的财团收购了前pe集团底下许多企业,楚亦寒直接被财团幕后人官宣为财团未来接班人。

而医科大学的校庆,也在冬末初春时节,正式开办了。

除了一些演出外,最受大家期待的就是学校非常专业性的医学大赛。

现在学校人气最旺的吴梦瑶参加了比赛,而学校公认的学霸校花苏歌同样参加了。

两人在全校见证下做了一场由专业老师设定的考核实验。

最终吴梦瑶落败,苏歌胜出。

吴梦瑶眼睁睁的看着夜幕白给苏歌颁发了夜氏家族提供的奖品,嫉妒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准备了那么久,竟然就这么输给了她。

她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一个毫无背景的人,男朋友都是开出租车的,凭什么在学校这么出风头?

吴梦瑶的眼神嫉恨得有些疯狂。

正在这时,学校里响起一阵热烈的轰动声。

“理事长来了……”

“楚理事长来了……”

“天啦,真的是理事长……”

众人的声音十分激动,苏歌刚刚领了奖,还在赛台上,抬目看去,就见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矜贵冷酷俊美不凡的男人在一排保镖的护送下,缓缓朝这边走来。

苏歌脸上瞬间涌现出了笑意,两人隔着人群遥遥对视着,苏歌没注意到的是,刚刚给她颁奖的夜幕白也在看着她。

然而脸上,尽是落寞之色。

见楚亦寒走近,夜幕白默默的就离开了。

楚亦寒越过人群,直接走向赛台。

苏歌还站在上面。

他一步一步朝苏歌走去,苏歌先放下手里的奖品,然后也激动得一步步朝他走去。

最终两人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一起,双手紧握。

苏歌扭头向全校的人宣布:“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夫,楚亦寒。”

“我听到了什么?”

“理事长竟然是学姐的未婚夫?”

“天啦……”

人群瞬间就炸开了锅。

吴梦瑶在听到苏歌宣布的那一刻,脸色瞬间就白了。

白了之后,又变青,又变红。

最终,各种各样的颜色都交织在她的脸上。

怎……怎么会这样……

她男朋友不是开出租车的吗?

怎么会是理事长?

……小丑竟是她自己……

风吹过医科大学,赛台上的两人深情凝视着对方,全校学生都送去了热烈的祝福。

几个月后。

一座梦幻的小岛,海水很蓝,旭日初升。

慕蓁蓁和墨行渊从私人飞机上下来,慕蓁蓁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朝墨行渊催促:“你快点,今天是小歌和理事长的婚礼,我们要去早一点。”

“蓁蓁,我们来得够早了,天才刚刚亮呢。”

墨行渊长腿几步就追上了慕蓁蓁,一把牵起她的手:“婚礼现场现在肯定没什么人,而苏歌呢今天要举行婚礼肯定是一早在化妆打扮也没有什么时间招待你,所以蓁蓁,我们先在岛上自行散散步,晚些再过去。”

墨行渊说着,将慕蓁蓁的手握得很紧。

慕蓁蓁这才想起看一眼时间,时差关系,这里应该是早晨六点。

所以距离小歌举行婚礼,应该是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那我们去看日出吧。”

静下心来,慕蓁蓁才发现这岛上风景真的很美,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和煦的阳光洒满海岛,海岸线都是一片金黄。

“嗯。”墨行渊牵着慕蓁蓁的手,径直往海边走去。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海边沙滩上,沐浴着海风,墨行渊忍不住问道:“蓁蓁,我们什时候举行婚礼?”

慕蓁蓁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沙子。

还有机会和墨行渊在一起,她自己都没想到。

数月前被霍嘉齐突然解除了婚约之后,她才从墨行渊助理那里得知,从她订婚那一天开始,墨行渊就因为吐血一直昏迷。

寻遍良医,医生束手无策,说是他自己不愿醒来。

她最终还是不认他就此堕落,去医院守了他三天三夜,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苏醒后,得知她已经和霍嘉齐解除了婚约,立即重新追求她。

几个月下来,她还是沦陷了进去。

两人重新交往,并且她的家人,也接受了墨行渊。

如今两人刚好交往六十天。

举行婚礼……好像有点早了……

但是眼下看着小歌马上要举行婚礼,她忽然也有一些期待了……

“我们下月就结婚好不好?”

墨行渊突然问道。

“所以,你这是在求婚吗?”

慕蓁蓁微微皱眉朝他看过去。

有他这么草率的求婚吗?

“是的。”

墨行渊立即单膝跪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比鸽子蛋更大的钻戒,在美到窒息的海岸边,深情的看着慕蓁蓁问道:“蓁蓁,嫁给我好吗?”

女生诧异的看着他手里的钻戒。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

她安静良久,在海风吹来的时候轻轻应了声:“好吧……”

随后慢慢将右手伸出。

墨行渊立即将戒指给她戴上,然后激动的起身一把就紧紧抱住了她。

阳光洒下金丝千缕,几个小时后,苏歌和楚亦寒的婚礼准时举行。

苏歌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走过地毯走向同样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犹如白马王子的男人,两人在众人的见证下说出誓言,最后再当着众人的面,深深拥吻在一起。

甜蜜幸福的气息,弥漫了整座海岛。

【全文终】

《惹火甜妻:理事长,别太猛!》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喜欢惹火甜妻:理事长,别太猛!请大家收藏:()惹火甜妻:理事长,别太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