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居住的小区是一个老旧小区,没有保安的看管,所以楚岩一下车便径直走向王可所在的楼层。

凌晨三点的夜,寂静无人,脚步声在人的行径中发出咚咚咚咚的声音。单调的声音在楼道中不断回响,显得清脆又恐怖。

在走向王可房门的时候,楚岩最终还是给萧寒发了一条微信,把王可的住址发给了他,并且告诉萧寒,若自己在两个小时后没有联系他,那就到王可家找他。

虽然萧寒一次次的不回复让楚岩很是抓狂,但是楚岩知道关乎人命的事情萧寒是绝不会置之不理的。

不管他是刑警还是普通人。

再则,

不回复消息并不表示没有看。

看和回复是两回事情。

在出门的时候楚岩便对这场赴约有了清醒的认识。

王可突然的邀约,让楚岩感觉很突兀。

三更半夜邀请一个陌生男子到自己的家里喝酒,要么就是这个女人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要么就是另有所图。

通过王可的朋友圈以及楚岩在“疯吧”的所见所闻,他并不认为王可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楚岩当面详谈,他们完全可以找一个无人的地方,为什么要约在自己的家里呢?

难道她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吗?

因此,楚岩给萧寒发送了王可的住址。

这相当于是一条求救的微信,

只是,

但愿萧寒还没有睡吧。

……

站在王可家门口,楚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安静地站在门口,静听房内的声音。

此时的陈潜正站在门边,静待楚岩开门进来。

在门口站了两分钟,楚岩并没有听到房间内的声音,于是他给王可发了一条微信。

【抱歉,我临时有事,无法赴约,改天吧。】

叮~

房内响起了手机微信提示音。

陈潜猛地看了一眼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王可的手机。

微信?

谁发的?

看了一眼房门,陈潜决定不予理会刚才的微信,现在处理掉楚岩才是最重要的。

楚岩不确定自己刚才是否听到了微信提示音,于是又发了一条微信。

【明天“疯吧”见吧,喝多少我奉陪到底。】

叮~

茶几上的手机再次响起。

此时陈潜意识到微信是楚岩所发。

那小子,不会是怀疑什么了吧?

陈潜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果然,的确是楚岩。

明明已经在门口了,那小子却不进来。

他在顾虑什么?

不行,不能让他跑了,今天不把他解决掉,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拿着手机进到浴室。

陈潜将王可放到了浴盆中,然后将王可往上提了提,让王可靠在浴盆边,伪装成王可正在洗澡的样子,最后,陈潜打开了花洒。

水哗哗哗地流出,拍打在王可的身上。王可脸上的血液被流水冲散,露出了鲜血下惨白的脸颊。

瞪着双眼,任由流水拍打,此时的王可如死去的人一般,没有任何知觉,也感受不到流水对眼睛的冲击。

乌黑的秀发此时在流水的冲刷下变成一缕一缕,在这一缕一缕的秀发的引导下,流水呈柱状落在浴缸中。

看着浴盆中的王可,陈潜冷哼了一声,然后给楚岩回了一条微信。

【我在洗澡,门没关,就今天吧。】

言简意赅,却极具诱惑,但是这却给楚岩造成了极大的困惑。

“洗澡?什么意思?

就今天?什么意思?

门没关?什么意思?”

陈潜再次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大门边,静听着门外楚岩的动静。

通过猫眼,陈潜确定楚岩还在,便得意一笑,自认自己刚刚所发微信起了作用。

男人,送上门的女人只要不丑,有几个会拒绝的?

哼!

【我有事,改天吧。】

看着微信对话框中的语言,楚岩最终还是删除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房间内没有声音,要么是人不在客厅,要么是家中无人,但是王可却说门没关,在洗澡。

什么时候不能洗澡,非要在这个时候洗,而且还不关门,安全意识未免太薄弱了吧。即便是熟人,难道就不能等洗完了再开门?再则,明知道有人会来,难道就不能在别人来之前把澡洗好?即便是有那种心思,那也应该等楚岩来了再洗嘛。

所以,楚岩基本可以判定王可此时有危险,他也不认为王可是一个会主动向男人投怀送抱的女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万一王可真的有危险呢?

楚岩谨慎地旋转门把手,并快速地将房门最大限度地打开,为了防止被背后袭击,楚岩迅猛地查看门后的状况,然而,让楚岩失望的是,门后并无异样。

没人?

难道是我想多了?

楚岩一边轻声呼唤着王可,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然后吐出口中的口香糖将锁舌堵住,防止房门被锁住,给自己留一线生机,也给萧寒的营救减少破门的麻烦。

呵,这个口香糖还是自己当初住院时,萧寒给的。

天意啊!

……

寻着流水声,楚岩来到浴室外,并开始跟浴室内的“王可”调笑道。

“可儿,怎么这么着急啊?我都说明天啦,还非得让我今天来,待会儿,你可得多喝点啊。”

没有回应。

此时的陈潜正紧拽拳头,似乎想一拳打爆楚岩的头。

“诶,你说话呀。”

楚岩更加谨慎。

拿出口袋中的变声器,陈潜道:“洗澡呢?进来吧。”

陈潜深信楚岩和王可有着不可告人的隐秘关系。

“那多不好意思啊?咱俩还没到那一步呢?”

“那有什么关系,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你就不怕陈潜知道啊?”

迟疑

“哼,我跟他只是玩玩而已。”

陈潜紧拽变声器,力道越来越大。

该死的女人,竟敢玩弄我。

该死!

“哦~”

陈潜刚才的迟疑,让楚岩对他产生了怀疑。

是陈潜吗?

试试吧。

“你俩是怎么认识的啊?”

依靠在浴室门边,楚岩略换了一种站姿。

“哼,不值一提。”

“是啊,的确是一个不值一提的男人。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放过,也真是够狠心的。”

什么意思?楚岩知道些什么?王可那女人跟他说过些什么?

回头看了一眼浴缸中毫无生气的女人,陈潜的眼神越发恶狠,似乎想立刻就将眼前的女人一口吃进肚子里,但是,她现在还不能死。

她还有用。

不对,我从来就没有跟王可说起过婉婷的事情,她顶多只知道婉婷是我的女朋友,后来婉婷爱慕虚荣,投入了单炳林的怀抱,她是不可能知道婉婷的死跟我有关。楚岩这小子,在想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陈潜模仿着女人的语气,回答道。

想想也真是讽刺,以前陈潜跟史婉婷讲理论,讲人生哲学时,史婉婷总是说“你在说什么呢?”,其实,他曾经很渴望史婉婷能问他,“你在想什么呢?”在陈潜看来,这句话是一句关心之言。

嗯~没有回应自己刚才的话,楚岩瞬间兴致高涨。

“你在想什么呢?”

回抛,把问题又抛向对方。

如果浴室内跟自己搭话的人是王可,那她会好奇为什么自己会说陈潜是一个不值一提的男人。

女人说自己的男人不值一提往往是气话,是怨怼,但是如果别人说自己的男人不值一提,那她会生气,会跟对方争辩,甚至会跟对方打起来,更何况还牵扯到自己男人的前女友,这是一个多么敏感的话题呀。

浴室内半晌都没有动静。

楚岩微微一笑,但是少倾,楚岩便收敛了笑容,更加认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