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尾城城楼之上,君临道身姿挺拔,眼中含笑,方才一曲高歌之后,他的体内已无半点生气,彻底变成了一个死人。

而在他身侧的妙法天,此刻双目垂泪,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不甘心。君临道之前不惜动用混沌之力,就是为了赶过来救她,她对此心知肚明。

这个与她只见过寥寥数面的男子,为了救她,居然不惜一死,实在是叫她感动万分,在感动之余,内心更是痛惜不已。

“你不能就这样死了!你是我的有缘人,我绝不会让你就如此轻易地死去!”

“我有妙法天,飘然莲台间。若得有缘人,赠与一华年。造化法,让我再次见证奇迹吧!”

妙法天低呼一声,将剩余的力量全部用来催动自己所创的“造化法”。

她的这一法门,本是依托君临道而存在,她所赠予君临道的那瓣莲花,更是法门中的奥义最为精妙之处。

以那瓣莲花作为纽带,使得这一对男女间,产生了奇特的联系。

凭借莲花,她就能借用君临道的混沌之力,并且以他的混沌之力,滋养自身,弥补天生的大道亏空。

她天命有亏,原本大限只有千年时间,无论她修炼到何等境界,最多只能活一千年。

唯一能令她打破这一点的,便是所谓的“有缘人”。

执掌混沌之力的君临道,正是她独一无二的有缘人。

而拥有太极之力的妙法天,同样是遭受混沌劫数的君临道的有缘人。

这两人,昔日在青楼之中,就曾神识交融,化解过彼此的劫数。

现在,妙法天打算施展出自己创造的“造化法”,再度拯救君临道,拯救她自己。

然而,这一次,她失败了。

君临道生机断绝,已成死人。

无论她施展怎样奇妙的力量,终究无法令君临道复活。

她的造化法,比起昔日初见君临道,双方神识交融之时,更为强大奇妙,可偏偏这一次,仍然失败了。

“他来此地之时,混沌劫数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药石难救,回天乏术。而我亦是身受重伤,太极之力所剩无几,勉强施展出来的造化法,根本难以为继。”妙法天失败后,心中已有明悟。

她擦干眼泪,昂首问天:“冥冥中的伟大存在啊,莫非这就是你定好的宿命吗?我妙法天不服!”

“我妙法天不服!”

“我妙法天不服!!”

“我妙法天不服!!!”

她仰天长啸,连声高呼,青丝飘扬,一时间风起云涌,鬼神皆惊。

连远在观天殿中,与百首魔神奋力相抗的梦幻天,都听到了她悲凄万分的呐喊之声。

“徒儿,你这是怎么了……”梦幻天心神剧震,知道自己的爱徒定然发生了极大的变故,可她偏偏无法闯出观天殿,去帮助自己心爱的弟子。

不知何时,晚风渐起,妙法天扶着君临道的尸首,伫立在城楼之上,两人仍是一副相互依偎的姿态。

妙法天白衣飘飘,几欲仙去。

君临道银丝荡荡,魂归幽冥。

忽然间,妙法天衣裙鼓荡,身形微动,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玉手一扬,一头生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小熊凭空出现。

这小熊通体黑白交织,亦是遍体鳞伤,气息萎靡。

“圣兽,我有一事,想要问你。”妙法天开口道。

“圣女相问,我自然知无不言。”小熊瓮声瓮气道。

小熊正是观天殿的镇殿圣兽,与妙法天不同,此兽无需修行,天生就掌握太极之力,神通广大至极,并且由于一直喜欢躲在观天殿内的藏经阁睡大觉,几乎知晓此殿内收集的所有秘籍,掌握道界大多数绝密之事。

其眼界见识,甚至超越许多妙有仙圣,近乎无所不知不所不晓。

只是这头圣兽,年岁尚浅,暂未臻至天妖图腾之境。

在方才与诸多虫王和毛毛虫神的大战中,若非有圣兽相助,妙法天怕是早就毙命多时,根本坚持不到君临道和燕不败前来。

“有什么办法,能救一个已死之人?”妙法天急切问道。

“明悟阴神,可救灵魂,明悟阳神,可活肉身。也就是说普通二品仙圣,便可以耗费本源之力,施展起死回生之术,救回已死之人。前提是那人身体完好,魂魄未散。至于掌握了太极之力和造化之力的你,一品足以。”小熊道。

“如果此人是遭受混沌反噬而死,又当如何?”妙法天追问道。

“混沌反噬吗?这——”神通广大的小熊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思量起来,似乎连他也拿不准,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说的人,正是此人。他为我而死,我必要救他!”妙法天沉声道。

小熊打量了一会君临道,神识透发而出,仔细窥视着这个灰袍男子,口中连连称奇:“怪哉怪哉!混沌之力,奥妙无穷。”

不过,良久之后,他仍旧大摇起头:“圣女,我知道,你是想现在就引动天道大劫,成就妙有,然后耗费本源,令其复活。只是,以你眼下重伤之躯,怕是连第一重天劫都扛不住,就会身死道消。退一万步说,即使你侥幸渡劫成功,也根本无法救活此人。”

“他的身体表面上保持完好,实际上体内混沌之力汹涌澎湃,愈来愈强,离彻底崩坏粉碎只是时间问题。至于他的元神,我根本探测不到,似乎已经被混沌吞噬,化作混沌的一部分。哪怕现在把他丢到造化池中,都无计可施。”太极圣兽接着说道。

妙法天面容一呆,喃喃道:“那该如何是好?”

向来极有主见的观天殿圣女,这一刻,竟然变得芳心大乱,六神无主,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太极圣兽不忍见她这副凄惨模样,在心中叹息几声后,忽然黑眼圈一动,迟疑道:“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一试。”

妙法天闻言,立刻言道:“快说!”

“我先说好,这个办法只能一试,我并没有多少把握。充其量能有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概率,或许能令他复活。”太极圣兽缓缓道,此兽似乎为了推卸失败后的责任,有意无意的把概率说低了一些。

“不管是什么办法,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定要全力而为,试上一试。”妙法天沉声道。

太极圣兽见她如此决然,默思片刻后,终于说道:“圣女,你之前闯过三十六层镇魔塔后,便被殿主授予圣女封号,还得到了圣女信物‘天道玉符’。你自己所创的大道,我记得也蕴含造化之力,能和这小子的力量产生共鸣,是也不是?”

妙法天点头道:“的确如此。只是在与毛毛虫神的战斗中,天道玉符的力量已经消耗一空,必须再过一段时间,重新吸纳足够的天道法则,方能复原。”

太极圣兽则道:“我本就没看上天道玉符新吸收来的闲散能量,我说的正是天道玉符本身。唯有粉碎天道玉符,将其中的力量彻底爆发,才有希望稳住混沌之力一段时间。然后,以我的太极之力,还有你新凝练的造化之力,在混沌中助他重新凝聚元神,或许能救他一命,令其复活。”

天道玉,乃是道界诞生之时,遗留下来的一点碎片,散落在宇宙各个角落,拥有创造生命的无上伟力,可以给死寂的星系来带生命的种子。

在古老的道书中,有的大能称之为“生命神石”,也有的强者尊其为“造物圣石”,实则天道玉的神妙,远远超出了生命、造物的概念,乃是涵盖了一切天道法则的究极力量,充满无尽玄奥。

观天殿的圣女信物,便是由天道玉制成的天道玉符。

此玉符如果耗尽能量,只要放置在法则浓郁之地,便能逐渐复原,并非是一次性消耗之物。

“若是能救他一命,我愿意舍弃圣女之位,在观天殿中当一个普通弟子。”妙法天作为当代圣女,这才被授予圣女信物“天道玉符”,如果这块玉符遗失,那么她就会失去作为圣女的荣耀。

一旦圣女失去天道玉符,那便是从云端跌入谷底,尤其是,作为希夷大陆高高在上的圣女,居然愿意粉碎天道玉符去救一个青年男子,此事必将引起掀然大波,妙法天将遭受口诛笔伐,从无尽荣耀的尊位上沦为一个遭人耻笑的普通女修。

甚至,她失去圣女之位后,还会迎来观天殿的惩处,被幽闭千年。

现在,她为了君临道,愿意粉碎天道玉符,意味着她将放弃圣女之位,同样也就放弃成为下一代观天殿主的资格。

哪怕她愿意失去这一切,换来的,仅仅是百分之一的希望,而不能保证一定将君临道真正复活。

太极圣兽见她心意已决,知道无法劝说,只能遵其意愿。

圣兽朝妙法天详细解释了一番复活计划,一人一兽便开始行动。

“混沌太极,衍生造化。”妙法天道。

“太极之力,加持我身。”圣兽道。

“天道玉符,就此崩解吧。希望以你的神妙力量,能够救活君临道。”妙法天轻叹一声,玉手朝自己眉心处一指,那颗镶嵌其额头上的天道玉符就漂浮而出,转瞬间彻底粉碎,化作奇妙的能量团。

紧接着,她又一挥手,将天道玉符的能量导入君临道体内。

而另一边的圣兽,已准备多时,见到妙法天动手,此兽就立刻把凝聚的太极之力与妙法天的造化之力相合,共同注入君临道的识海之中。

无论是天道玉的能量,还是太极之力,造化之力,都是这世间为数不多的能够抗衡混沌之力的无上伟力,充满不可思议的玄奇奥妙。

以这三大至高伟力,的确能短时间内压制住君临道的混沌反噬。

只是,能否从混沌之中替他重新凝聚出元神,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盏茶功夫后,太极圣兽额头上雾气蒸腾,妙法天则娇|喘连连,咳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