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门一直都是以往进攻的主要目标,可这次蒋柏选择先架空侧翼,堵住后门,最后再进攻正门。

于是,苏哲和苏木出发的晚了一些,两人带着大队伍慢悠悠的走在上山的路上。

“苏少侠,咱俩同姓是本家,说起来也是缘分。”苏木见苏哲不说话,打算活跃一下气氛。“苏少侠,你这断剑很特别啊。”

苏哲低着头,回答道:“是啊,这算是我师父送给我的吧。”

苏木笑了笑,说:“能教出苏少侠的人,一定很厉害吧。”

“还行吧,他以前是个很厉害的人。哦不对,现在他是很厉害的人。”苏木答到。

苏木有些疑惑:“以前,现在。看来他一直都很厉害啊,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不,他以前曾经跟我说过,他只是个做了错事的人。教我剑术,全是他的赎罪。”苏哲说着,若有所思。

“啊,这样啊。”苏木有些尴尬。

“哎,苏少侠。”看着苏哲实在是太闷,苏木还是张开了嘴,“之前收到家书,我快要当父亲了。你说,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苏哲抬起了头,看着苏木说:“我猜,应该是个男孩吧。”

“我可不这么认为啊,我猜是个女孩。”苏木歪着头看着苏哲说。

苏哲露出了一丝笑容,问道:“苏将军更喜欢女孩吗?”

“不,男孩女孩我都喜欢。要是女孩就让她当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要是男孩,就教给他剑术,让他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苏木一脸骄傲的说着,难以抑制脸上的笑容。

苏哲只是微笑着,看着兴高采烈的苏木。

苏木歪过头,看了一眼苏哲说:“对,就让他像苏少侠一样年少有为。”

“像我这样,可真的有点难啊。”苏哲笑着说。

“那就让他拜个名师,我教不了,还有蒋柏呢!”苏木说起蒋柏,动作幅度更大了。“蒋柏可是数一数二的剑术大师,要是我以后孩子跟着他学剑术,那可比跟着我靠谱多了!”

“会的!”苏哲微笑着回答。“苏将军对孩子还有什么期望啊?”

苏哲突然严肃了起来,思索了一下说:“人们都说用剑之人总是在争夺权力,希望他不要像我们一样,自由一点也挺好。以后啊,他有几个朋友,三五好友没事切磋一下,喝点小酒,不亦乐乎。”

“确实,他没有争夺权力,也确实,有几个好友。”苏哲小声自言自语道。

“对了苏少侠,你说该起个什么名呢?”苏木饶有兴趣的问。

“我既然猜是男孩,那就叫他苏哲吧。”苏哲笑着,对苏木说。

“苏哲?那岂不是占了苏少侠的便宜。不成不成。”苏木连连摆手。

“无妨,既然您期望他像我一样,那就起个同音。我呢……”苏哲停了一下,想了想,说:“我呢,是苏辙。您的儿子不如叫做苏哲吧!”苏哲说着,伸出手在手上写着字给苏木看。

苏木大笑,说:“既然苏少侠如此说,那我苏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男孩就叫他苏哲了。那女孩,就叫她苏沐吧!”说着,苏木也伸出手写给苏哲看。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报!”

两人停下,前方探子来报,已经接近正门。

“好,准备作战!”苏木飞身下马,抽出了太阿剑,苏哲手里提着断剑紧跟其后。

土匪营的两侧已经被攻破,土匪头子现在正门前。

“你们这次很厉害啊,我已经输了一半了。”那土匪头子说。

苏木笑了笑,说:“以前我们人手不够,这次我看你往哪跑!”说着,举起了手中的剑,冲向了土匪头子。

那土匪头子也从刀鞘中抽出了自己的兵器,苏哲一看,那兵器如此眼熟,仔细一看,竟是鬼头刀。只不过这鬼头刀越发的扭曲,已经完全看不出它曾经是个龙头刀了。

“看来邪气又重了!”苏哲这样想着,也拿起断剑冲了过去。

土匪头子见两人冲过来,立马放出气势,那气势竟是黑色,邪气十足。

“苏少侠,你看他的气势!”苏木对苏哲说。

“是邪气,苏将军,小心了!”苏哲说着,也放出了气势,瞬间断剑变成了完整的剑。苏木见状,也不敢小觑,立马放出气势,手中的太阿剑变得巨大。

面对两把大剑,土匪头子先发制人,飞身跃起举起鬼头刀对着没有气势护体的苏木砍去。

苏木笑道:“想法不错,可是你找错人了!”说着,刚想反击,没想到苏哲竟抢先一步挡在苏木前面,用断剑挡下了攻击。

苏木抓住机会赶忙跳起,对着土匪头子就是一记重击,打的土匪头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

“苏木,我小瞧你了啊!”土匪头子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竟收起了自己的气势。只见邪气从鬼头刀中漏出,缠绕在他的全身,这人面容扭曲表情狰狞,变得不像一个人类的样子。

“竟任由邪气侵蚀控制……”苏哲刚要说话,突然那人冲到脸前,一刀便把苏哲打飞。“苏少侠!”苏木大喊,随即要冲过去反击,不想那人再次一个瞬身,没等苏木反应过来,对着苏木又是相同的一下。

苏木常年的征战,早已形成了习惯,这一下被他用剑身挡住,两人僵持不下,苏木暗暗感到土匪头子的力量巨大,可能自己撑不了多久。

远处刚刚爬起身的苏哲靠着气势护体,没受到多大的伤害。看到远处二人正僵持不下,苏哲拿起断剑,朝着土匪头子扔了过去,土匪头子被断剑砸开。

苏木喘了一口气,急忙抓住机会,挥舞起大剑攻击。大剑挥舞起来自带剑气,每挥一下,都有巨大的剑气向前砍去,土匪头子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凭借着飞快的速度躲闪着。

苏哲也不敢怠慢,用气势远远的操纵断剑追着土匪头子劈砍。

在邪气的控制下,土匪头子的速度超越了人类极限,苏木密集的剑气也只能勉强抑制他不冲过来。苏哲的断剑更是惨,根本追不上土匪头子。

“好吧。”苏哲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收回断剑,收起了气势。

短暂的酝酿过后,苏哲放出气势,气势汇聚成气势剑,最终出现了十几把气势剑,苏哲拿着断剑跟着气势剑冲了过去。

苏木惊讶的说:“气势剑,跟蒋柏一样的剑术啊!不过还是差点火候,剑还是少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