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海岛之上过了两三天,其他人已经接受不了疯狂的抢夺食物。

而且有的为了一点点食物放下了那高傲的头颅,还有那样不屑的身段。

苏未每天就坐在那儿看着他们就想,就觉得像看大戏一样。

不过这时候有和河西差不多一样的同等的实力不相上下,想要来要点食物,毕竟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的不是娇娇小姐,就是已经过惯了富足生活的那一些大人物。

虽然对他余马首是瞻。

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西总,之前我们是那么久长期的伙伴,这可以分点食物给我们吗?”

“等我们寻找到食物再还给你,怎么样?”

他的队伍之中有女人专门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博取同情。

而且还想一步一步的接近他们,看能不能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资本获得食物。

苏未只是笑一笑看着而已,然后对着在自己身边坐着轮椅的那一个少年权疏,问着他“要不要和我打赌?”

权疏“?”

看着她坐在一边,显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要打赌什么?”

“就是你猜,会给吗?还是不给?让我觉得会道德绑架,应该会给”

权疏看过去想着他们被困在这海岛也只是暂时的,所以可能是会做个顺水人情。

“我觉得会给毕竟有利可图!”

苏未挑了挑眉头,嘴角一抹邪魅的笑着,本来单纯可爱的模样,愣是冒出那一种深不可测的味道。

“现在在这荒无人烟的海岛杀一个人如此的紧了一句,你说等到能够回去我把你杀了,就说是一场意外,反正外面的人都不知道遇到那么大事故,死一两个人也是正常的,有说不是吗?”

权疏只是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他并没有说话。

因为之前的所说的话都是十分含蓄,毕竟看着这么小的姑娘和他的年龄虽然不相上下,不过,看着她身穿着简单的衣服,却透露着那种阳光的味道,就像是自己触不可及的东西。

所以并没有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来了。

一瞬间少年觉得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可是也只是一瞬间的相像罢了。

果然不出所料,对面的人立马站在最高的道德位置上批判着他们这一群人这寻找的食物凭什么不平分给他们。

可惜啊,在场的所有并不是什么好人。

都是从死人堆里面摸爬滚打出来的,虽然最后过上这种富足的生活,但是对于黑暗这一面自然是洗不清的。

又过了几天。

对面那些人少了几个。

但这些对于苏未是无关紧要的。

【再过几个小时救援的人就立马就到了】

苏未点点头,如此甚好在不来啊,真的是无聊透顶了,吃这些烤鱼烤肉。

着实有些上火,哪怕找到果子也不顶用啊,虽然也研究出一两样味道不错的东西,但是还十分想念那样的烤肉,还有火锅。

可乐配炸鸡等等一想到那些味道超好的垃圾食品,就有些忍不住要流口水好吗?

终于救援队来了,不过海岛附近也有几个岛屿,他们必须要做出发出信号,让别人注意到他们,所以立马烧起大火,燃起浓烟。

就在拯救的船只到达的那一刻,其他人立马冲了出来想要上船,虽然很疯狂,但是还是被控制住了,那些都是带着枪支身上的装备,十分精良的人,他们要接的人是坐在轮椅的那一个少年。

苏未看着一群人对少年毕恭毕敬的。

没想到他这一世那么有钱。

然后自己也只不过是个孤女,赚个1,000万也辛辛苦苦的。

之前还想说大话包养他,可是还不如被他包养算了。

等所有人都到达救援的船只上,终于能够松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传开在了海面中央,看不到海岛了。

竟然有几个特殊改造过的船只围住了他们的去路,竟然发起了进攻,好让他们全军覆没,不能上岸。

苏未终于喝到了梦寐以求的可乐,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根本就不在意那进攻的船只。

一时之间竟然也拿了几架直升飞机想落到救援的船只上。

瞬间打了起来,双方的人感觉实力不相上下。

苏未看着有一个人从直升机上滑落下来,一枪就要爆河西的头。

她立马冲了过去救下了自己的这个雇主,此时看着她这个动作的权疏,感觉很不舒服。

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总感觉这女孩在自己身边的气息让他习惯了,可是这女孩在有微信的时候直接在他眼前,去救另一个男人。

他双手紧紧握起指甲狠狠的插入肉中,虽然表面上漫不经心的,其实。

这一刻他想着这个女孩应该我要在她身边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们两个认识。

苏未拉着自己这一个1,000万的雇主,让他走进了甲板之内,不要出头,转身立马去找少年。

少年还在原地不愿意走,心里想着她会不会来救自己。

可是自己的手下特助想把他推走,可是他刹住了车轮,就在原来的甲板上。

这时候苏未直接上前一个公主抱抱的,抱起在怀中开始狂奔,要躲过那些枪支弹药,肯定是要费一番功夫的,虽然这具身体有些体力不支,但是她凭着强大的意志,把怀中少年带入了安全的地方。

这时候少年在女孩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刚刚我就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救我?”

苏未这下子就把她给问懵了。

看着少年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嗯,那个毕竟如果我不救他,他就会爆头了,我可跟他说好,只要这一单保住了他的命,他就给我1,000万,况且他那些手下,也只不过是一些孩子罢了,能力有些不足”

“你说了这么多,就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先救我吗?”

“我先救他,不为了赚钱养你吗?你放心下次不会了!应该是没有,下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谁叫你是我的童养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