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晴朗得犹如一条蓝色丝带,几片薄薄的白云仿佛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漂浮着。

不长时间后,一行人已经抵达百兽园。

如今的柳若兮,秀眸尽被无法掩饰的笑意填满,因为夜归辰答应了送她一只青鸾。

没办法,就冲柳若兮与水玲珑的态度,倘若他敢拒绝,恐怕会被立马赶出广寒宫去。

若真到了那一步,夜归辰倒是无所谓,可三位师兄妹还得依仗广寒圣地的庇护。

另一方面,修为臻至天玄境的他,似乎也很少会用到灵禽赶路。

这货暗暗给自己打气:区区青鸾算什么,等哪天老子降服一头金龙来当坐骑,那才配得上小爷的气质!

“柳师妹!”

听到动静,华执事远远迎出,与柳若兮打过招呼后,才将视线落在夜归辰身上:“哟,夜公子迫不及待来看青鸾了么,你放心,我把它们照顾得很好。”

昨日,夜归辰一行来到广寒宫,连圣主都被惊动,华执事自然早就收到消息,是以见到夜归辰并不意外。

“华姐姐你这话可就冤枉我了,今日来此,青鸾只是顺便,主要是来看你的!”

夜归辰根本不知尴尬为何物,似乎和谁都能一本正经地胡扯。

“我信你个鬼!”

华执事自不会信了他的鬼话,她早已见识过这小子的无耻,此际已然免疫。

当下,柳若兮为众人一一介绍后,在华执事的带领下往后山行去。

“啾啾!”

相距甚远,众人就听得两道鸟鸣声突兀响彻。

或许是青鸾感应到了夜归辰的气息,陡然挥动着羽翼冲天而起,仿若两道电光往这边飞来。

“咻咻!”

那绚烂的羽毛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夺目的华光,在天际划过两道弧线,裹挟着劲风席卷而下。

“小青、小婧,哥回来啦!”

夜归辰哈哈大笑,张开怀抱往前一纵,两只青鸾温顺地停在他身旁,小脑袋不停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啾……”

青鸾啼鸣声不绝,看向夜归辰的瞳孔深处,绽放着期待的神彩。

“好了好了,你们不用演戏了!”

夜归辰望着这一幕,只觉心中受到一万点伤害。

他敢以灵魂起誓,青鸾之所以会如此热情,并非是在思念他,而是馋他的血液而已。

拍了拍胸口,夜归辰压下那股淡淡的忧伤,掐指挤出两滴鲜血甩出,这才安抚下青鸾的情绪。

“哇,好漂亮,这就是传说中的青鸾么?”

洛汐颜扑闪着一双星辰般的秀眸,眼中除了青鸾再无其他,似乎直到此刻,才彻底驱散云雾山覆灭的阴霾。

柳若兮眉开眼笑,丹唇微微翘起,从今以后,她的座驾也能升级了。

至于水玲珑和欧阳初蝶等人,如今所剩的,唯有羡慕!

这一天,夜归辰出了好多血。

不是夸张,是真正出了很多血。

两只青鸾换了主人后,要让它们一如既往的乖巧听话,除了贡献不菲的血液来安抚外,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

夜归辰一行人就此在广寒宫住下。

一连半月,夜归辰的日子过得潇洒无比,除了日常修行外,经常能在湖边看到这货烧烤,偶尔进入天穹峰,与封老头和赵老头喝酒吹牛。

没事还能逗弄一下小师妹。

采花贼嫉妒难当,多次提出要和夜归辰切磋比试,被后者拒绝后,只能把精力放在水玲珑身上,如此才让他空虚的心灵有了点慰藉。

其实,夜归辰也有过得郁闷的时候。

那就是,自从柳若兮与洛汐颜拥有青鸾后,二女时常相约一起骑着灵禽游玩,每当这个时候,她们都不会搭理夜归辰。

奇怪的是,似乎两人相处得越来越融洽,再没有刚见面时的剑拔弩张,令夜归辰百思不得其解。

女人的心思实在难以琢磨!

这段时间,也发生过一些小事。

譬如:广寒宫时常出现灵草失窃事件,风吟谷的灵兽灵禽经常发疯。

众人都有所猜测,恐怕这些事情都与夜归辰师兄弟几人脱不了干系,可无论广寒宫弟子如何探测,都找不出蛛丝马迹。

好在,失窃的灵草品阶不高,灵兽灵禽也没出现伤亡,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某一日,广寒圣子萧浅现身西苑,说是打探到一些消息。

“有什么情况?”

西苑一间厢房中,夜归辰双眸微眯,开门见山问道。

“据探子回报,前段时间苍玄域多地发现入圣境强者的打斗痕迹。”

萧浅面色一凛,道:“虽说武道世界争斗不断,可天玄境强者交手的情况并不多,更别说是入圣境那等超级强者。”

“结合你提到的苍云道宗情况,我们分析,那几处战场很可能顾前辈有关。”

“但让人难解的是,如今发现的几处战场相距甚远,分别出现在苍玄域各个方位,无法推断出顾前辈的前行路线!”

夜归辰眉头皱起,沉吟半响后才开口:“如此说来,顾老头还在苍玄域?”

“未必!”

萧浅摇头:“从目前获得的信息推断,最近一场战斗应该发生在十天前。也就是说,如果入圣境强者想走的话,哪怕不借用跨越传送阵,十天时间也足够他们抵达其他域界!”

“嗯!”夜归辰颔首,忽然抬头,“有没有我石陌师兄的消息?”

“这……”萧浅语塞。

在他看来,倘若石陌真追着顾云然而去,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若是被入圣境强者大战波及,别说石陌那等低劣修为,哪怕洞虚境武修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我知道了,多谢萧兄相告!”

夜归辰抱拳道谢,此际的他没有口无遮拦,更没有心思去把广寒圣子称作晚辈来调侃。

“你也无需太过担心,吉人自有天相!”

萧浅安慰一句后起身:“我会继续留意前方情况,一有消息就会前来通告。”

“有劳!”

夜归辰郑重一礼,也不挽留,将萧浅送出西苑。

这一晚,夜归辰罕见地停下修行,他有了离开广寒宫的想法。

说实话,他对顾云然并没有太过担心,真正让他放心不下的是大师兄,按照小师妹洛汐颜的说法,如今的石陌修为仅有凝脉境巅峰层次。

翌日清晨,夜归辰找到师兄妹三人,表明来意。

“什么,夜师弟你要离开?”

常焱惊呼一声:“如果你是为了寻找大师兄,那我也去!”

“还有我!”韩俊落目光坚毅。

“虽说我帮不了多大的忙,不过有青鸾相助,应该不会拖后腿。”洛汐颜不甘落后。

“都别争了,这一次你们全部留在广寒宫!”

夜归辰苦笑一声,好不容易才把三人聚在一起,要是真带他们出去有个三长两短,以后如何向顾老头交待?